147小说 > 修真 > 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自有分寸

第两百六十四章 自有分寸

说到这里,青年抬手一指周围,怒道:“还有,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里已经没有车位了,赶紧给老子把你的破烂玩意儿挪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讲不讲理,这里本来就是自行车停车位,你没找到车位,就要抢我们的车位,太霸道了吧?”陈瑶冲着青年驳斥道。

青年目光落在陈瑶身上,仔细打量一番,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小丫头片子,我还就霸道了,怎么滴?我给你们十秒钟,不挪开的话,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你!”陈瑶大怒。

陈风伸手阻拦,制止了她的话语。

他面色冷淡,看了眼青年,又看了眼自己的自行车,摇头道:“挪开是不可能的,要么你就把酒店的管理人员找过来,看他怎么说!”

“你踏马的,给脸不要脸是吧?”青年破口大骂。

就在二人争辩时。

不远处,酒店门口的雷兴伟,发现了这里的事情。

他目光扫过青年后,立马眼前一亮,冲着身侧的纪琉璃与叶卿云打了声招呼,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宁少!这是怎么了?”

雷兴伟满脸讨好的笑容,来到了青年的面前。

“哼!这个不知好歹的狗东西,占据这个车位,我给他机会,他也不珍惜!”青年面容有些狰狞,怒道。

雷兴伟看了眼陈风的自行车,又看了看身后的豪华敞篷轿跑,眼珠子一转,登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轻咳一声,脸色逐渐严肃,大义凛然的瞪着陈风,义正言辞的喝道:“陈风!你眼睛瞎了?不认识这位是谁吗?赶紧把你的破自行车挪开,停到别处去,别惹得宁少不高兴,不然的话,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得了的!”

陈风皱起眉头,话语平淡道:“我停在自行车车位上,碍着他什么事了?”

“嘿!你还真是不知死活!我可警告你,得罪了宁少,谁都救不了你,你最好考虑清楚!”雷兴伟怒斥道。

“我就问你一句,挪不挪?”青年不耐烦的喝问道。

陈风面不改色,淡然道:“我如果不挪呢?”

站在青年旁边的雷兴伟,怒道:“陈风,你什么胆子,敢跟宁少对抗?”

“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多嘴?”陈风斜睨过去,不悦道。

“陈风,你!”雷兴伟勃然大怒,气急败坏。

青年狠狠看了一眼陈风,掏出了手机,拨打电话。

看到青年打电话,雷兴伟顿时乐了起来,看向陈风的眼神里,充满了幸灾乐祸之色。

“陈风,你完蛋了!你死定了!宁少叫人了,你可知宁少什么身份?宁家又是什么背景?你一个捡破烂的废物,跟宁少对着干,那不是找死吗?”雷兴伟嘲笑道。

青年打完电话之后,回过头冲着雷兴伟命令道:“把你的车位腾出来,让我停车!”

“啊?”

雷兴伟脸上的笑容,立刻僵硬,露出苦涩。

“没听到吗?”青年眼神一冷。

雷兴伟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连忙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宁少我这就去挪车!”

说完,他转身小跑,朝着自己的停车位而去。

青年深深看了眼陈风,眼神里满是敌意,冷笑道:“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宁成这样说话的人,陈风是吧?要不是今天我有事在身,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你给我等着就行了!”

待到青年与雷兴伟离开,陈瑶露出忧心忡忡之色,冲着陈风道:“风哥,怎么办啊?这家伙好像来头不小,早知道把车位让给他就好了。”

陈风不以为意,揉了揉陈瑶的脑袋,笑道:“不用担心,一切事情我会处理,走吧,我们进酒店去。”

“好吧。”

两人朝着金华大酒店而去。

刚刚看到酒店门口,就碰到了纪琉璃与叶卿云二女。

“陈风?你来这里做什么?”纪琉璃好奇的询问道。

“做什么?当然是吃饭啊,你们也在这里吃饭?”陈风目光落在叶卿云的脸上,回答道。

叶卿云微微点头,轻声道:“是雷兴伟带我们来的,说是今天这里,会宴请一位神医。”

“神医?”陈风啼笑皆非。

自己不是早就说了,不要什么神医的头衔吗?

这头衔除了带来麻烦,就没有别的好处了。

“陈风,你也在这里吃饭?”纪琉璃奇怪道。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陈风反问道。

纪琉璃摇摇头,“也没什么,哦对了,你身边这位是?”

她的目光,注意到了陈风身边的陈瑶。

两人的年纪,约摸差了三四岁,但是个头一样高,都是小巧玲珑,精致可爱。

“这是我妹妹陈瑶!瑶妹,这是我同学纪琉璃和辅导员叶卿云,你叫姐姐就行。”陈风介绍道。

“陈风,看不出来,你妹妹长得挺好看的嘛。”纪琉璃笑道。

“纪姐姐,你也很可爱!”陈瑶微笑道。

纪琉璃连忙上前,拉着陈瑶的手,露出亲切热情的笑容,“哪有你可爱,嘴巴还这么甜,不像你这个哥哥,从来没有夸过我。”

“呃……”陈风尴尬的挠了挠头。

陈瑶笑眯眯的看着纪琉璃,把她拉到一旁,小声问道:“纪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

“说什么呢?我跟你哥哥,就是朋友关系,别瞎想了,明白吗?”纪琉璃白了陈瑶一眼,没好气的开口。

在二人站在旁边窃窃私语,说着悄悄话的时候。

陈风已经来到了叶卿云面前,深吸口气,认真道:“那雷兴伟不是什么好人,你对他最好警惕一点。”

叶卿云眸光清冷,平静道:“你不应该在别人背后说坏话,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我没有说坏话,我说的是实话!”陈风默默叹了口气。

“雷兴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心里自有分寸。”叶卿云淡漠道。

陈风深深看了眼叶卿云,摇头道:“算了,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应该明白,我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

“……”叶卿云默然不语。

“咦?陈风!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时候,挪完车的雷兴伟,从酒店的外面,匆匆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