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 第三五二章 血眼纹身,疯魔之血!(一更)

第三五二章 血眼纹身,疯魔之血!(一更)

铁傲和江平嘀嘀咕咕,其他人也没闲着,看着一脸正义的张山水,和面色逐渐愤怒的齐正阳,心中直呼不枉此行。

但表面上却是个个面容严肃,似乎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人生问题。

齐正阳看向张山水,目光中蕴含着愤怒:

“张师弟,我不知道是什么消息让你如此确信我是魔门卧底,但清者自清,我齐正阳乃是师父亲手抚养长大,生是西岳剑宗的人,死是西岳剑宗的鬼。

你若有证据,便拿出来,若只是你个人的信口雌黄,在这损伤我们西岳剑宗的声名,那就休怪我这个当师兄的今日要动一番刀兵,清理门户了!”

张山水被这目光吓得身子一退,眼神突然涣散起来,面露挣扎之色。

是啊,我为什么要在此刻说出来?

这么多人看着,齐正阳倒了,我西岳剑宗的名声也毁了。

为何我会如此糊涂?

明明可以偷偷告诉宗主的。

但与此同时,他脑海中冥冥中好像响起一个声音。

你怕什么?

你才是正义的一方,说出来,所有人都会站在你这边。

到时候你就是揭破魔门阴谋的英雄,宗门里的人都会对你刮目相看的,大家会感激你的。

你就不再是小透明,你就不想得到师妹仰慕的目光了吗?

你还想这么默默无名下去吗?

一句句低问,张山水的目光终于坚定起来。

我没错!

我是英雄!

他大声道:“你要证据,好,我就给你证据!”

“我且问你,你身上是否从小就有个血眼纹身?”

齐正阳脸色微变,正要说话,在大佬席位上的宗主高远堂却是道:

“胡说八道!正阳是我一手带大,他身上连个胎记都没有,血眼纹身从何而来?

你今天胡闹的已经够了,来人!

把他给我带下去,给我严加看管,待到大会结束,本座要亲自审问他!”

张山水脸色大变:“宗主,我没说谎,我昨夜还亲眼看见的,是真的!”

齐正阳望着张山水,嘴里喃喃道:

“你昨日找我比武切磋,就是为了看我身上纹身?”

“不错!”

张山水推开两个上前要来拿他的弟子,朝着高远堂喊道:

“宗主,你听见了吗?他承认了,我说的是真的!放开我!快放开我!”

高远堂脸色微变,朝着齐正阳传音道:

“正阳,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且待大会结束,再去查探,咱们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齐正阳摇摇头,同样传音回去:“我怕他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而且我也想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说过清者自清,师父,你就让正阳任性一回吧。

徒儿永远是西岳剑宗的人,永远是你的徒弟!”

高远堂沉默片刻,最后叹息道:

“放开他,让他说下去。”

此事绝不是一个小小的弟子一时起意,其中必定有外人参与谋划,甚至可能还是一场针对他们西岳剑宗,甚至整个五岳剑宗的阴谋。

不接招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可最后他还是选择相信齐正阳,因为这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徒弟,名为师徒,实为父子。

张山水已有癫狂之态,他此刻心心念念的就是揭破齐正阳的身份,然后成为万众敬仰的英雄,其他的,他已经全顾不得了。

“齐正阳,你可敢让大家看看你的胸膛?”

齐正阳扯开衣襟,露出古铜色的肌肤:“有何不敢!”

只见上面果然有一个血眼纹身。

眼瞳逼真,仿佛真的有一个人睁开眼在看着你。

只是纹身若隐若现,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

哗!!!

满场哗然。

张山水说的竟是真的。

毕竟正经人谁会没事往身上搞纹身啊,而且也不会纹上一枚邪恶的血瞳,一看就是有来历的。

而看到这枚血眼纹身之后,有阅历的大佬们都是脸色一变。

只要接触过魔门最神秘的圣心一脉,就会知道,这枚眼瞳就是他们传承标志。

难道这个张山水说的竟是真的?

“你那血眼纹身平常隐而不显,只有处于情绪激动状态之后才会浮现,而且见血则喜,我昨日故意让你伤我,就是为了看到这枚纹身。”

张山水眼神中充满了执念。

“一枚纹身并不能说明什么,张山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高远堂认出来这枚纹身,但仍旧在为齐正阳开脱。

他养育了近三十年的传人,竟是魔门的卧底,这个消息,太好笑,也太不好笑。

可张山水哪里听得进去劝说,他死死盯住齐正阳道:

“在三百多年前,有关外一族,名为心眼族。

据传他们血脉奇特,尤其是嫡系一脉,更是天赋异禀,拥有天生惑人之力,能够看穿人心。

后来,关外被王师征灭,如今已经被秦魏二国分割,心眼族也消失匿迹。

但无人知道,他们后来入了魔门,成了魔门中最神秘的圣心一脉。

而血眼纹身正是他们的传承标志。

当然,若只是此,我还不能彻底确定你的身份。

可你身上还有一个血脉特征,这个特征外人无法知晓,可我今日想和你赌一赌。

赌你身上有没有那魔人独孤家的疯魔之血!”

“诸位,疯魔之血如何验证,想必就不用我多言了吧。”

“齐正阳,你嗜酒如命,旁人以为你喜好美酒,是江湖大侠之风。

可是恐怕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若是不喝酒,你恐怕就控制不住自身的嗜血意念了吧。”

“能够同时拥有心眼族血脉和独孤家疯魔之血的人,遍数天下,据我所知也就只有圣心魔主!”

“齐正阳,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齐正阳脸色终于大变。

神秘纹身,嗜血之念。

这是他最大的两个秘密。

可他平时都会选择性遗忘这两个事实,甚至从来不曾去调查这两个东西。

若不是张山水,他甚至不会知道这是心眼族的传承血脉,还有疯魔家的血脉特征。

因为他知道告诉自己是西岳剑宗的弟子,天生的,他没办法更改,可他能够改变自己。

可现在有人将他所有的逃避全都打碎了。

他心中有惶恐之意,也有一种解脱之感。

“正阳,他说的可是真的?你身上真有疯魔之血?”

高远堂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心眼族血脉还能说是民族融合带来的影像,毕竟当年心眼族没有被灭绝,部分精华融入魔门,还有部分族人都散入五湖四海,平时表现也与常人无异。

可唯独孤独家的血脉却是万万不可能外传的。

因为疯魔家族,个个疯魔,若不是他们家族先人寻到一块万载寒玉床,再辅以家族传承秘法冰心诀,才能控制住自己。

但寒玉床名额有限,所以疯魔家族一向禁止血脉外流,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只有上代圣心魔主因为与独孤家结怨,竟是派出自家嫡系传人,去勾引了当代独孤家最出色的传人,并为其产下一子,最后还迫其背叛家族,横死当场。

为此,上代独孤家家主更是打上魔门总部,只不过最后双拳难敌四手,被魔门其他几脉联手攻击,重伤而归,不久就撒手人世。

而那个孩子正是这一代的圣心魔主,也是唯一一个不用借助寒玉床就能控制疯魔血脉之人。

当然,现在有两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