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大明第一太子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官场风气

第二百九十一章 官场风气

元朝的官儿用一句话说就是被惯坏了,他们有些太过放纵自由了,骄奢淫逸贪婪成风,百年积病重疾难返说的就是他们,朱元璋当年若不是没有办法,恨不得把其中大多数全砍了。

只是当年打地盘打的太快了,不用元朝留下的官员那地盘就运转不了,赋税徭役征兵都需要有人去做,朱元璋当时麾下全是大老粗,让他们去了当土匪还差不多。

而今就导致文官行政系统有多半是当年的元朝遗官,虽然朝廷一直在用国子监培养官员,也从各地推举选拔官员,但都是远远不够的人,而科举取士每年也就上来千余号官员,还都是地方小官。

等所有人说的差不多了,朱元璋拍版说道:“明升年幼,不谙世事,免去明升叩头伏地上表降书请罪之礼,到时候由太子出面以朝臣之礼安抚,并册封明升为归义侯,赐宅京城。”

朱标领着百官躬身接旨,然后朱元璋就宣布下朝了,朱标跟着自己父皇准备回御书房,刚走出去就被身后的小太监追上,原来是宋濂想要拜见太子。

天地君亲师,宋濂是朱标的先生,自然没有不见的道理,朱标吩咐先把宋濂请到一处偏殿,走在前面一些的朱元璋也听到了,转过身跟儿子说道:“这个老夫子,今科会试又快开了,他估计是不想再主持了,想要回老家偷懒。”

朱标想了想,这确实是宋濂干得出来的,不过到底是自己的先生,于是开脱道:“宋师已经当过一次主考官了,再当确实不合适了。”

朱元璋也不在意随口说道:“你看着处理吧,快点回来。”

朱标躬身送自己父皇走远,然后掉头去见宋濂,进殿后宋濂就规矩的拜了下去,不是正式场合朱标自然不会受,亲手扶住宋濂,老夫子今年六十有一了,幸好身子骨还不错。

宋濂坐下后叹了口气说道:“老臣越发感觉身体不行了,想回老家颐养,还望殿下能够恩准。”

朱标宽慰道:“宋师老而弥坚ꓹ 《元史》不是修完了么,若是宋师疲惫了回府修养月余就是了ꓹ 本宫会跟父皇说的。”

宋濂苦笑一声说道:“老臣实在是心神俱疲ꓹ 朝中贤才汇聚众正盈朝又何须老臣占着职位ꓹ 不如放臣归去吧。”

朱标听着这充满内涵的话ꓹ 也是有些头疼ꓹ 想起自己老夫子前两个月刚因为失朝被降职为正七品翰林编修,听说没少被其他官员嘲笑。

朱标让身边的刘瑾到老夫子那给他扇风ꓹ 然后柔声安抚:“若是职位之事ꓹ 宋师又何须在意,您是本宫的先生,父皇对您又多有信重,这降职处罚不过是为了彰显律法规矩ꓹ 这样,本宫回去后就劝劝,明日先恢复议政大夫之职。”

宋濂倔强的偏过头说道:“老臣不是为了职位之故ꓹ 却是有心回乡归养,树高千丈,落叶归根ꓹ 北雁南飞,狐死首丘,还望太子殿下成全。”

朱标又劝了几句最后说道:“既如此弟子也不好再阻拦了,宋师宦海多年也是该归乡见见亲族了,不过本宫可不能让您这么回去。”

宋濂到底是太子师ꓹ 这么被贬归乡那丢脸的还是朱标ꓹ 这个时代的老师可不是后世学校里的老师,朱标若不是太子之尊,天天早请晚问赶车架马跟着伺候都是应该的。

朝着刘瑾吩咐道:“把本宫的车架依仗送到宋府去,宋师返乡时再从东宫侍卫抽调百人一路跟着护送。”

宋濂自然是连忙推辞不受,又拖拉了好一会才把涕泗横流的宋濂送了出去,朱标趁着宋濂感动约好,等他在老家歇够了,朱标还会把他接来。

等宋老夫子走后朱标捏了捏眉心,宋濂年纪越大倒是越随心所欲了,不过朱标倒也不厌烦,他真正亲近的人就这么几个,估计宋濂是最先走的,趁着人还在,多照顾些就是了。

何况宋濂在朝中官职不显,可在文坛士林那就是一代之宗了,宋龙门的名号何人不知,朱标作为他的弟子,得到的也不少,新科进士还有国子监的学生们天然就亲近他,可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太子。

朱标处理完这件事后就赶忙去见自己父皇,朱元璋正批阅着奏章,看儿子来了就问道:“听说是哭着出去的?”

朱标笑着点头把事情说了一遍,朱元璋不屑的摇摇头,认为文人士子就是矫情,不过朱元璋还是很感谢宋濂的,觉得太子如此出色,宋濂是有大功于朱家的。

朱元璋对外吩咐道:“晋封宋濂为议政大夫,文渊阁大学士,恩准其归乡荣养。”

外面传来应诺之声,朱元璋也不再管了,看向儿子说道:“秋收在即,又是贪官污吏们发家致富的时候了,咱今年准备针对地方官员狠狠杀一批。”

朱标自然没有意见,外战结束自然是要开始安内了,勋贵们暂时不好动,文官们倒是不用顾及了,正好今科会试之后又能多几百名官员能补上空缺,而且国子监的学员也是时候拉出一批看看成色了。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朱标想了想说道:“问题是该派谁去地方巡视贪腐,无论是中书省还是六部官员自身都说不上干净,到了地方恐怕不仅不惩治贪腐还会借机勒索地方官吏。”

“若是派遣清流御史,他们或许有清正廉洁之心,可他们到了地方上却不一定能查出什么,贪官是个官儿就能做,清官可就不是那么好做的了,尤其是现在官场风气如此。”

朱元璋听完后说道:“难也要做,几百年来官员贪婪腐败之风气一朝一夕是改不过来的,不过必须表明咱们朱家的态度,让百姓知道皇帝是想要治理贪官的,是与百姓站在一起的,只不过是暂时没有抓到那些鼠辈。”

朱标一听就明白了,这两年因为迁民南征等事宜,朝廷虽然没有停止过肃清吏治,但也还没太认真,而现在朱元璋按耐已久的屠刀终于再次提起来了。

现在是看不出黑白,但只要钦差下了地方就什么都清楚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亲军都尉府下场后,自然就知道谁是可信任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