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是本意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是本意

整个动作也算是整体性质的一气呵成,反正直接就把这东西扔了出去,噗通一下子直接落在了外面。

“扔了扔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自然这群人一看这架势就凉了一半,若是人进去了之后怕是就得啪的一声在自己腿上来一个夹子然后被人抓住带下去。

“那师傅咱们应该怎么办。”

“上也不行下也不行,大半夜的这地方还这么多人。”

这地方真的是火爆异常,就连大晚上甚至于还有人,而且吧人还不少的样子,看上去也算是只见着常客进进出出。

吃的满嘴流油,这样子可真是在这种在意达官贵人的景象之中不怎么出现。也不知道那群人为什么一副“吃的香”的样子。

“吃的怎么样。”

“味道还不错。不过终归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肉到底是什么做的,之前也是问过可是对面从来就没说过。”

他们拦住一个醉酒的人之后只听这人说完了一切,随后点了点头就把这人放走了。只见这人摇摇晃晃就走到道路的尽头。

然后被人打晕了直接带走。

他们这几个人能听到的就只有一声将近痛苦的尖叫,甚至于差点没把他吓死的那种,还算是能活着就不错了,再往前看一眼甚至于还能看到这血迹。

就这么的在旁边。

这人难不成是脑袋撞墙了还是怎么。怎么墙上还有痕迹。

“行了行了,先别管这么多了,直接上才是王道。再者说了在这儿拖沓你也是救不了什么。”

“我们可没!”

这群人只是一个商量的功夫,一人便出来了,穿着样子像是里面的一个黑衣人,刚想带上帽子然后离去的时候结果对面直接伸出来一双手就在黑夜之中抓住他的脑袋拽了过去,

就这么一拽,好家伙差点把人吓死,人家直接被拽的跪在地上求饶。

“抓人其实并不是我本意,每天我还烧香祈祷众位一路平安!”

“……”

说的这么虔诚跟真的一样,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反正这人一说话假的怕是都能够变成真的,一说话怕是就跟真的一样。

说的这个话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真话,实则真假掺半,不知道要去骗谁来着嘞,你再怎么祈祷这特么的也是一条人命也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东西。

人命关天,那是人命。

你若是说这个的话那就好说多了。

“没事,等你死了之后我也给你祈祷祈祷。”

“……”

那群人当场就无语了,没办法这话一说好家伙直接就把他们的嘴直接就给塞回去了,搞的这话一说直接就让他无语的很,顺便还觉得这一套说辞很熟悉。

妈蛋,这刚才不就是自己说的话吗。

“不用不用,想必像你们这种人一定不会对我这种人做计较的是不是,再者说了计较这东西能有什么用,我就是一个苦逼的小职员。”

“可别这么忽悠我,若是再这样我告诉你我就直接动手了。”

听着挺狠,但是吧若是说动手的话说实话还是太嫩了,再者说了动手又不是打不过还能凭空被你这一句话吓死不成。

“干什么干什么,你还能直接把我吓死?”

“吓死?”

那戏班子的人一个个的功夫可都不是白做的,一个个的一听这句话都皱紧眉头。然后直接拍出人来做。

那人一听这话直接就出手,然后手中甚至于捏着一份流光,随后直接拍在对面人的身上,只听咔嚓一声,那黑衣人只是惊恐的摇摇头。

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自己的左手已经抬不起来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这想要做什么,反正手臂早就抬不起来了。

“手臂。抬,抬不起来了,你们这群人到底用的什么妖术竟然能够这样的骗人,若是你们再这样的话可是千万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人说话当然三分真。剩下的都是假的,毕竟一个手臂半残的人能够干出来什么事情不是。

再者说了像是这种人怕是也并不能做出什么事况了。

“怎么,只是你这种手臂半残的人难不成还能够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那戏班子的人也只是嘲讽着,谁也不知道这群人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反正这话一说确实是挺难听的。而且那个黑衣人一听这话也算是黑了一张脸。

虽说是黑了一张脸,但是整体的态度还是没什么变化的。

“既然如此你直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这么…怎么说话呢。自己可没有把他要杀要剐的心思,自己这心思可是好得多,可没有这种把人杀了或者说什么宰了的心思,自己也是明白,心知肚明。

“我可没有。”

“我也是,再者说我也没有这么说话呢。”

这群人只是一个个的推脱,听上去这话甚至于还有一些勉强,但是吧这一个个的听上去甚至于还有一些尴尬。

也不知道这群人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你们啊您们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没想什么。”

“所以你现如今可以直接回去复命了。”

这话一说对面的人直接就傻了,随即也只是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脸。

“你就让我这样回去复命?”

你不这么回去复命你还想怎么回去复命,好家伙你这话问的多多少少还是带点脑瘫,难不成我还得给你配备一个担架让你回去不成。

“你想的太多了。或者说你想要怎么回去复命来我帮帮你。”

“你帮帮我…你怎么帮我。”

“本来我就在其中是武功垫底的存在,没想到现在的程度上就更胜一筹了,而武功垫底这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在最后的末端罢了。”

他本身就处于末端,再加上废了一只手那自己压根就是废人了,就算是回去怕是也得被垃圾直接处理,还不如自己赶紧跑路,自己若是跑路快的话还好点。若是没办法跑的话那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自己还真是没什么话可以说呢。

“怎么,打算直接跑路了不成?”

“对啊,若是回去了怕不是直接就死在这酒楼里面了,我可不想临死还被做成一锅大锅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