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一百二十章 没有人比朕更宽容

第一百二十章 没有人比朕更宽容

要是平时,这些太学生非得乐晕过去不可。

但此时,这些太学生也有要晕的感觉,却不是乐的,而是慌的。

不过凡是人群之中,总还是有愣头青。

人群之中有慌的,却也有感觉到机会的。

这么多大佬,我要是把这些人全部干翻了,这得是多大的名声啊!

虽然感觉有点悬。

但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名标史册就在今日了。

恰在此时,龙椅上端坐的皇帝却先开口了。

但是却不是向他们开口,而是转头对那些大儒名仕开口道:“好了,看清楚有没有你们家的人,有就领人吧。

曹雄,把人数和名字记上!”

“喏!”

曹雄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有些亢奋的等在一旁。

他有预感,今天将是他从出生以来最辉煌的一天。

他不仅要在皇帝身边见证一场盛事,他还要把这些崔党的逆贼们全部关进自己的东厂,还有这帮逆贼的满门。

全部,全部都要,一个都不给西厂那帮家伙留,哇,哈哈~!

听到皇帝让他记账,虽然感觉有些遗憾,记一个他的东厂就意味着少一个。

但是记一个也等于是帮皇帝挣了十万石,想想又觉得挺值的。

唯一遗憾的是,皇帝没有采纳他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建议,觉得皇帝对这群世家信任的太过了。

不过……皇帝仁德,老奴回头却要盯紧这些人,不能让他们赖了陛下的账。

心中这样想着,一边用舌尖舔了舔笔尖,一边对一众名宿道:“各位贤德,谁先开始啊?”

一众名仕大儒对望一样,其中一位大儒朝皇帝拱手一礼,然后道:“老朽先吧。”

说完转头朝那群崔党百官中的一人和一名太学生一瞪眼,呵斥道:“梁辉,梁赞,你们两个混账还不滚一边去!”

那两个被太点到名字的两人,本来刚才看到他的时候就慌了,那名百官倒还好,那名叫梁赞的太学生,更是不停的往后躲,生怕这位老祖看见自己。

结果还是没躲了。

被点到名字,两人都是一哆嗦。

而崔党和太学生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这老人点名。

童观月和陆谦才骤然反应过来。

童观月不等那两人动作,立刻上前一步,朝那老人喝问道:“梁公,您也是京中名仕,道德君子,丞相对您老也一直敬重有加,莫非今日要助纣为虐。

要为这昏君张目吗?”

他说着拿手一指赵信。

可是他话音未落,赵信背后,便有一道箭矢飞出,一下便洞穿了他的手掌。

“啊~!”

童观月啊的一声惨叫,连退几步,吓的身后的人下意识的纷纷躲闪。

还是陆谦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扶住了,才让他没有变成滚地葫芦。

但是手掌却连同小臂一起被一支箭矢斜斜的射了个对穿。

霎时间血流如注。

童观月目眦欲裂,抬头一看,却见赵信身后一个持弓的番子,正好整以暇的从箭壶抽搐一支箭矢,却没有上弦,只是随意搭在弓上,从容不迫。

见童观月抬头看向自己,才冷笑一声,森然道:“以手指君,大逆不道,暂废一臂!”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赵信留在身边的万超。

童观月又惊又怒,同时还有些恐惧。

他能感觉到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好像看死人一样。

其他人同样是即惊且惧。

虽然也有愤怒,但是却感觉手脚发凉,一时间除了万超的吸冷气声,居然没人敢开口。

陆谦脸色也是瞬息百变,旋即抬头目视赵信,问道:“陛下,难道今日打算要杀尽吾等么?”

“陆谦!”

赵信若有所思的喊出了陆谦的名字。

随即微微一笑,目光落在了此人的身上。这也是他从崔党众人闯进来之后,第一次正视这些崔党的某一个人。

微微有些赞赏的道:“日前朕于北书房与侍中刘穆之等诸卿谈及崔党诸人,最惋惜者便是你了。”

陆谦没想到赵信居然会这么说,眼神微微闪烁,有些复杂的一笑道:“呵呵,没想到陆谦居然还能入得了陛下法眼,可惜,陆谦不敢当陛下谬赞。”

而童观月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的面容,听到两人的对话却更加多了一份扭曲。

突然再次厉声道:“兄长,莫要与这暴虐昏君多言,吾等今日来此,无不早有赴死之志,怕他何来!”

说罢又咬牙朝赵信道:“昏君,你要杀便杀,身为君王却不听谏言,哈哈,吾等今日便是你的明朝。

何况煌煌青史自然会为吾等正名!”

赵信身后的万超见他依然出言不逊,抬手便又要搭箭。

赵信却一抬手止住了他。

不过他也没去理会童观月,而是继续对陆谦摇摇头道:“非是谬赞。

你私德不差,能力也不差,崔党之中,身居九卿,而能当位者,唯有汝一人而已。

但可惜了,你的私德终究只是小德。

你只记小恩小惠,却不记国家之大德,可惜。”

“不,陛下还是谬赞了。”

陆谦再次一笑道:“陆谦所记者也是君恩,只是不是陛下的君恩罢了。”

听到他这句话,赵信身后众人都是一皱眉。

曹雄万超等人更是目露杀意。

就是冯忠也是脸色阴沉。

赵信却并不在意的摇头道:“你听错了,朕说的是国恩,非是君恩。”

他这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怔,冯忠等人更是目露惊色。

陆谦第一次微微皱眉,有些诧异的看着赵信,同时又有点听不懂赵信是什么意思。

赵信却不在意,缓缓起身,目光一扫众人道:“朕曾听闻一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很好听的一句话,可朕却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众人闻言再次脸色微变。

赵信却不管他们,只是继续道:“不要说率土之滨,普天之下了,就是这大秦的京城之地,朝堂之上,也不是所有的忠臣都忠于朕。

他们有人忠于大秦,有人忠于赵氏,有人忠于天下人。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还心系大秦,心系天下百姓,朕就可以容他,因为他和朕的目标就是一至的,纵然有冲突也可以妥协,调和,平衡。”

赵信说到此处,不少人神色都微微变幻,看向赵信的目光都有些惊异。

有人惊讶,有人惊愕,还有人错愕,当然也少不了冷笑不屑的,不一而足。

赵信却转头再次看向陆谦,“但是你呢,你身为大秦九卿,受百姓供养,领朝廷名爵,你可曾有一日记得百姓之恩?

你可曾记得是这片土地养育你,还有你的祖祖辈辈?

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