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二百一十八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众人禁不住微微皱眉,有些不明白赵信为什么好像听到这样的消息一点都没有高兴。

他们哪知道,赵信此时已经发现时期的发展和原剧情已经对不上了。

原剧情中虽然没有详细的说这场博弈的过程。

但是却明确的说了结果。

如果没有意外,没有赵信的参与,那禹帝之宝肯定是落在齐王世子手中的。

但现在居然说齐王世子走了。

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

他忍不住有些怀疑是不是那林东元在说谎了。

还是说原著中说的齐王世子,不是如今的齐王世子赵贺,而是赵当?

而赵贺真的走了吗?

“那赵当是齐王第七子,他的生母是谁?”

赵信忽然问。

“关于赵当臣倒是知道。”

众人再次一愣,曹子烁随即解释道:“那赵当虽然是伪齐王的第七子,但要认真算起来,也勉强可以算作嫡长子。”

“嫡长子?”

赵信一怔,诧异的问道:“难道赵贺不是嫡出吗?”

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对那位齐王世子知道的还真是有些不足。

不过在他印象中,赵贺也没有非嫡出的问题,不然又怎么可能坐稳齐王世子。

曹子烁摇头笑道:“不,赵贺当然也是嫡出,不过他是前任齐王正妃所出。

但前任齐王正妃,早在十七年前就离世了。

之后侧妃冯氏被扶正。

而赵当正是如今的王妃所出,所以他也勉强能算作嫡长!”

曹子烁说到此处,嘿嘿一笑道:“在如今的齐王诸子之中,赵当不但深受齐王宠爱,而且还有王妃及其母族支持。

算是赵贺世子之位的最大威胁。

他会来摘桃子,一点都不奇怪。”

赵信却忍不住再次一皱眉问道:“这么说来,赵贺此人居然在没有母族的支持,又不受齐王待见的情况下愣是当了十七年的世子?”

曹子烁楞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好像还真是这样,而且不只是十七年,而是二十年,应为之前的王妃在世时,他已经做了三年的世子了。

满打满算,正好二十年。”

“二十年!”

众人闻言,除了张原等少数几人早就知情,其他人都禁不住一阵惊讶,虽然之前就发现那位齐王世子好像年轻不小了,却没想到居然已经做了二十年世子了。

“那赵贺做世子做了二十年,那如今的齐王多大年纪了?”

孔氏兄妹中的孔宣忍不住问道。

“齐王年龄当然也不小了,虽然论起来他还是我岳丈的外甥,但事实上却不比我岳丈年轻多少,而且身体更是远比不上我岳丈!”

他说的岳丈当然就是南苍,论起来,齐王是要叫南苍舅舅的,当初齐王造反的时候,就以这个关系拉拢过南苍。

但在世家贵族之中,辈分有差异,但年纪却相差无几的事实在不少见。

尤其是那种动不动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孩子的,子侄辈比叔叔辈大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这和眼前的事好像没有关联吧?’

众人忍不住暗暗诧异,不知道赵信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有关系吗?未必吧。”

赵信此时却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不由得不以为然的呵呵一笑道:“还不明白吗?

子烁,你觉得一个能够在没有母族支持,又不受齐王待见的情况下,坐稳二十年世子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性格?”

说着又看了一眼其他众人笑道:“孔宣,孔骁,珞璎,你们各位也都想想看。”

“什么样的性格?”

曹子烁一愣,众人也是一愣。

纷纷皱眉思索赵信的话是什么意思。

“首先肯定很隐忍,然后想必也很坚韧,还有……手段肯定不会差,不,应该说手段肯定很厉害。”

孔宣一边想,一边沉吟道。

忽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陛下,你是不是觉得那齐王世子退的太干脆了?”

其他人闻言神色也不由得一动,也都感觉到好像确实有哪里不对。

正说间,曹雄从后院走了出来。

走到赵信面前躬身将一份笔录呈给赵信道:“陛下,老奴已经问完了,这便是那位林长吏的交代。”

赵信顺手接过笔录,也没问那人怎么处理的,是死是活。

因为没必要问,作为一个皇帝,他可没有闲心却谴责自己的下属手段残忍。

作为皇帝需要的是听话,有用的臣子,而不是心地善良的臣子。

如果那样,还搞东厂锦衣卫做什么?

看了一眼笔录内容,然后点点头,“很好,办的不错!”

倒是张原在旁有些心有戚戚,半晌还是没忍住问道:“曹督主,那林东元……”

曹雄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即叹息道:“很遗憾,那林东元终究还是辜负了君侯。”

张原闻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轻轻啊了一声,神色有些复杂,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

对此,赵信等人都没做声。

那种人花言巧语,巧言令色,想也知道不可能是什么被冤枉的忠直之臣。

尤其是赵信,有识人之眸在,怎么可能有被冤枉的人。

只是瞥了张原一眼,他的注意力就落在了笔录上,很快他就眼睛一亮。

“果然不出朕所料!”

赵信用手指弹了弹那份笔录对众人笑道:“这笔录上说,那位七王子赵当今早入行辕,以赵贺办事不力,对赵贺狠狠的申斥了一番。

还说齐王对云盼盼居然在大荒中安然离去十分恼火,以为是赵贺私自纵容云盼盼来去自如,在钧旨中将赵贺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么说来,赵贺被骂,被摘桃子还和我们有关了?”

众人闻言不由失笑。

赵信也呵呵一笑,点点头,“确实有关,不过现在就说赵贺被摘了桃子,还为时尚早!”

“可是……他却是已经走了啊?”

孔宣下意识的道。

赵信闻言呵呵一笑,反问道:“谁看见了?”

“那些番子不是汇报说之前有人出行辕之后,离开了大荒城……”

孔宣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似乎也意识到什么。

倒是南珞璎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赵信的意思,不由凝眉道:“陛下是认为赵贺明着说退走,然后也做出了退出的样子,但事实上却暗暗留在了城中。

想要骗过赵当?”

“不仅仅是赵当和我们,这大荒城里还有好几方势力呢。”赵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