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时代的限制

第二百八十四章 时代的限制

大秦的气候和另一个时空的华夏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属于亚热带和温带。

大部分地区属于暖温带和中温带。

其中京畿一代,农业收获基本都在八月下旬到九月下旬。

现在才七月,就算今年有旱情,也不至于现在就有这么多流民了吧?

对此,刘穆之等人也都禁不住微微皱眉。

倒是寇准仁在这方面倒是比他们了解的多一点,闻言苦笑道:“陛下有数不知。

眼下虽然才七月,但是对于一般农民来说,却已经将到青黄不接的时节了,若是没有发生灾荒,到这个时节,大多数自耕农也是需要借粮度日的。

但是一旦碰到这样灾荒,那些富户豪强自然就不肯借贷了。

稍微有办法的,当然不会在秋收之前逃荒,但是那些实在没办法的,也就得不得秋收了。

每到这个时候,不少只能破罐子破摔,把还未长成的庄稼割回来吃掉了事。

吃完之后,自然就只能逃荒了。”

赵信等人听到此处,才终于恍然,北书房内又禁不住一阵沉默。

寇准仁微微沉默片刻,随即也忍不住微微皱眉道:“不过,以往这个时候,那豪强富户之家,都会趁这个机会收拢人口。

或者也假装做一些救济收拢人心,所以通常流民一般确实不会有这么多,也不会全都往京城跑。

这一次居然有这么多流民,这么快的聚集到京城,确实有点不正常。”

听到他这话,众人心中不由咯噔一声,瞬间大概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是有人有意在背后推波助澜!”

王玄策随即拱手道:“陛下,臣恳请派绣衣使往各处查探,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梗!”

曹雄在旁闻言,神色不由微微一动,小心翼翼的笑道:“陛下,这事不如让老奴遣东厂的番子去查探就好了,哪里还要劳动绣衣使。”

王玄策闻言眉毛不由一掀,不过却没有说话。

倒是赵信冷冷的瞥了曹雄一眼,后者连忙退身低头不敢再说话。

赵信这才冷声道:“查不查的处了那些世家豪门之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回头让化田遣人去打探一下就好了。”

众人对此自然都没什么意见。

哪怕王玄策,他也只是这么一提。

这点小事,他还犯不着跟谁争权夺利。

曹雄虽然心中暗暗苦笑,不过对于雨化田他也早失去了争斗的信心和勇气了。

只能说即生曹何生雨。

赵信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

因为话说到这来,正如他所说,查不查已经意义不大了。

左右不过就是那些世家豪门中人,至于是哪一家的什么人,对他来说,反而意义不大。

“还是继续说流民的事吧,朕这里倒是有一个章程,你们看看怎么样?”

说着将手中的书稿抽出两页递给曹雄道:“传下去。”

曹雄不敢怠慢,连忙接过来,拿眼瞟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却不敢细看。

不过他知道这些正是陛下和皇后以及明妃这两天,不眠不休的成果。

所以他拿在手中十分慎重。

甚至在交给刘穆之等人的时候,还特意的交代一句,“诸公小心,这些可是陛下和两位娘娘两日不眠不休才写出来的,可千万别损毁了。”

几人闻言不敢怠慢,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来。

这才知道皇帝这两天所谓的闭关原来都是为了这些。

而皇帝所说的章程想必也和此有关。

“原来臣等都误会陛下了,陛下所谓的闭关,原来是一心在谋划治理流民的方略……”

这样一想,刘穆之等人顿时感觉汗颜。

他们说起来也都算是名臣。

可是在这样的事上,却不能为君分忧,反而要让陛下劳心劳力。

他们却反而要疑虑天子不理朝政。

真是愧疚无地。

再一看书页上的内容,众人都先是一楞,随即又是一惊。

楞是因为这书页上的内容,并不是什么治理流民的方略。

惊自然是他们看出这上面内容的价值。

皇帝一共只让曹雄传下来两页,但这两页上的内容却各不一样。

一篇写着《拾叁杀青——纸料篇》。

一看就知道这是关于造纸术的内容,不过这个内容却只是造纸原料的内容,没有涉及到具体工艺。

另一篇的标题则写着《漆陶埏【shan】——白瓷篇》。

然后两页书页的边缘都有【天工开物】的字样。

众人瞬间就明白了,这应该是一本名为【天工开物】的著作的两个散篇。

虽然都不完全,但是凭几人的眼光自然不难看出它一定还有相关内容,以及其所具备的价值。

不过众人的表现还是略有不同,寇准仁和刘穆之、王玄策三人无疑更加郑重。

而于谦则稍稍有些轻忽,以及困惑。

而最激动的自然就是乔三娘了,作为商人,她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和安置流民有没有关系,但是却瞬间就看出了它的经济利益。

下意识的看向赵信手边那一叠大概相同的书页,双眸不由一阵放光。

赵信看着几人的表情,不由问道:“这位觉得这些两页书页上的内容价值如何?”

“陛下,这两页书页价值连城,任意一页的内容都足以兴盛一个世家。”

寇准仁最先开口道。

在场几人之中,他是唯一的土著,所以他的想法也基本和苏卿语林玉颜相差不多。

都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上面东西,工艺远超当下。

然后第一个念头都是这技艺可以当做家族发展的保障。

刘穆之和王玄策两人想法也都差不多,于是也都一.asxs.头。

而于谦则微微皱眉道:“陛下,这些书页的内容确实可以作用于当下,但是奇技淫巧怕是与大事无补啊。”

他这一说,寇准仁和刘穆之三人都一阵诧异的看着他,“于君,这乃是兴家之业怎么会有奇技淫巧的说法呢?”

于谦闻言一阵皱眉,正要说话,赵信却一摆手道:“好了,这里就不要争论它是不是奇技淫巧了。”

心中不由暗叹,这四位可以说都是一时之选的时代精英,也都是儒家文化的信徒。

但是在思想思维上却明显能感觉出时代的差异。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

不过赵信此时显然没心情去讨论华夏读书人的思想变迁。

他也不再去问几人的想法了,因为这几人显然都没想出这些内容和安置流民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无奈,毕竟时代限制,哪怕再有智慧的人也不能轻易打破。

这就是穿越者的无奈。

哪怕是系统抽出来的这些顶级智者,也很难成为真正能够理解沟通的同路人。

当即直接问乔三娘道:“三娘,我之前让你尽量收拢能工巧匠,你可有在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