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变化无常

第四百五十七章 变化无常

“朕觉得你还不错,也劳烦能尽快的帮我盯好那玲珑塔。”

“你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才是,朕对你还是很相信的,见你现如今年少气盛,也不跟你计较什么。”

“如果这事没办好,那咱们可就走着瞧了小丫头。”

赵信这会儿说的轻飘飘的倒是让苏希撤了撤身子感觉略微有些不习惯。

平常这皇帝说话的时候怎么着也是凶巴巴的,而今日却是笑得如此和善,看上去就不一般。

感觉这皇帝怕是没憋什么好事儿。

果不其然。

“既然如此,那就让朕所最信任的苏希来差人做前半段大致框架。”

“朕最相信她了,所以也不怕走什么妖蛾子,所以朕也是所指派一些新兵,也希望苏茜能给人十天处理一个大致框架便可。”

听听这是人话吗!

他们恶人府那个标准地标建筑玲珑塔还是所历时了半年。

而分工就像现在一样也就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耗时了两个月。而后面则是慢慢的缩减,最后一段是最轻松的,如果把第一段压缩的话那势必用到的兵就不能是新手。

必须是他们恶人府所做过玲珑塔的老牌员工。

要不然说呢,这皇帝果真是脑子里全是幺蛾子一点正事都没有,太气了。

而此时她也是非常明确的就把这需求说出来了。

“陛下,不瞒您说,我们这恶人府搭建玲珑塔的时候时间就是半年,而第一阶段我们所搭的只外形就有足足两个月之久。”

“而做天山那一套玲珑塔石所第一阶段我们被压减到了一个月,虽说其造型上没有我们恶人府的所大气磅礴,但是实际上里面该有的物件也是有的。”

“可这次陛下您直接缩减到十天,对不起,我恶人府办不了这差事,还请您另寻他处。”

这话一出,其跟在赵信旁边的那些人皆都是擦了擦汗水,小姑娘是太敢说话了吧,现如今这皇帝可是变化无常的很。

比如说是前两天本身也没犯多大的一个错,硬生生的就把人家给打死了,听说还是一个普通阶级上的一个小兵,看上去挺清秀也是没进宫几天便惹了这黑面罗刹也算是倒霉。

虽说到后期也是传出了对他的处理结果,这人也是一个奸细,但是经历过陛下这么多次的杀人…

虽说小尘子在旁边也是听说了许多。但是其信任度还是很低。

或者说小臣子在赵信旁边都胆战心惊的,甚至有时候更是应了他的意去外面站着,无论是冰天雪地他都忍了。

这皇帝喜怒无常,什么时候若是真被盯上了,然后被宰杀也是有可能的。

“那倒是巧了,这现如今朕头一次听有人跟朕如此说话,如果你现在收起这句话还来得及,要不然朕可就就不客气了。”

现如今不是客气不客气的事儿,就算真的把这句话收起来了苏希他也做不出来。

先别说苏希,就算是翻遍了恶人府的家底,而且就算恶人府家主苏杰来了也做不出来!

这人明显的是在刁难她罢了。

所以在吩咐结束之后,苏希也是找了一个月黑风高悄悄的潜入了赵信的房间,而此时赵信正在闭着眼睛打坐。

不得不说这赵信还是一个挺会保养的。假如今日傍晚,她可是在房梁上看着呢。

这赵信在院子里溜达了数圈儿随后还出了自家宫殿去了那边的御花园那边晃了晃。

苏希也是听说过,前两天这边死了个人,但是近日情况感觉之前所听说的那蛊虫也是没有再犯。

难不成还有别的方法治愈不成?

好家伙那她之前的疼不是白受了。所以她也是静静的从那房顶上掀出来了一块砖瓦,最后看着屋里面的情况。

不过与此同时苏希反正是挺怪罪自己的头发的,毕竟这头发真的是很给她招黑。

这拴在头发上的发箍,之前在京城某一家店铺买的,结果也不知道那发箍受什么刺激了。直接莫名其妙的就掉下去了。

噼啪一声正好砸在那木质地板上。赵信没睁眼。而那本是安静寂寥的屋子里,突然传出来这么一个声音,也确实挺让人所忌讳的。

于是本来寻思光明正大举着令牌进门的苏希见状也是不敢动了,就这么盘在上面看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但是如果苏希下来的话,就能看到赵信头上所冒出来的细密的汗珠,那蛊确实是起了作用,但是也是被他之前来所泡的药浴所压住不动。

而现如今,赵信也是运用功力把此毒排除体外。

而赵信迷茫之中确实也是听到地上噼啪作响的声音,而他现在真是疼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就这么过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缓和了不少。

睁开那眼睛,锐利的目光在附近所扫荡着,这一低头就发现了一个红珠子。

那珠子看上去也是玉石质的,其上面更是镶嵌着不同的图案看上去也是美轮美奂,但是这不重要。

他抬了抬头看见房顶上似乎有一处洞,看来不知是哪个无良的把他房上的某一块砖瓦给掀开了。

赵信眯眯眼睛直接闪身出了门,不得不说那药浴这也算是真的好,现如今他也是能行走房梁也不算难事了。

要说他之前的,哪儿会有闲心去想这种事情这种武林剧里出现的情节。

自然是想都不敢想,没有想到现如今就这么轻松的实现了愿望。然后飞身上房顶也是见到了始作俑者。

在那房梁上眯着眼睛,低头抽了抽鼻子的样子赵信觉得还挺可爱。不过刚才一事大概就是这人做的,所以就是没有太过怜悯,直接拽住她的衣领粗暴的拽回了赵信的宫殿。

随后也只是轻轻一松手把她扔在地上。

声音远不止之前的和颜悦色,凶恶相尽显

“朕不想问你究竟在这里做什么,不过我觉得五天真的是多的话,那朕不介意给你减免两天。”

一说这事儿苏希也算是想起来了,她找这皇帝就是来问这事儿的,刚开始也是因为他在上面打坐,随后她也是看了痴迷也忘了。

好家伙,既然他就这么提了,那现如今也得好好问问。

“陛下也是敢问您为什么给他们这么充足的时间,就给我看看十天这现如今框架,可是难搭就不怕我做出一个违规的建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