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建立一个破败的玲珑塔

第四百五十八章 建立一个破败的玲珑塔

“朕可不怕,再说跑得了和尚都跑不了庙镇的,就算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想必你们这个恶人府怕是也活不成了。”

这话摆明了就是威胁时间起来的权利赵赵信倒是学会了一招威胁。想当初掐死各位外戚权臣的喉咙不也是靠的这一招吗出神入化。

“您这个就不太好,陛下能否宽限几日。”

就说这赵信就算不给两个月,得一个月也可以啊!

也能让苏希那边的人赶赶时间做出来,虽说做出来的质量相差甚远,但是也不会这么匆忙。

其实她所想的是,如果其第一阶段给两个月的时间,她能够在原本的基础上能够加更多的装饰性元素。虽说更加费钱,但是其美观的话也是会成为地标元素之一。

之前的的关于玲珑塔的图纸,在交规给陛下之后,她着实也是改过的,毕竟是越改越上进,所以改出来的样式也算是为众人所认可。

之前苏希也着实想着把这新改好的装潢上去,但是到最后却被那苏杰给挡回去了。毕竟现如今这个还是不要大动干戈的去改变最好。如果不然总是会留下诟病。

至于也就是那恶人府的不好替换着也就没动,所以她打算把这东西安在皇宫。”

不得不说恶人府那边考虑的也是极多的。其实说实在的,苏希也没有打算去建造这个东西。

毕竟这东西其外观以及内里都是很有讲究的,还是现如今本身也就兵荒马乱,虽说国库里是有钱,但是也经不起如此造吧…

不过赵信笑了笑。这样的回答觉得平常的很。

随后还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回复道。

“知道朕为何要拜托你做第一阶段吗。”

苏希迷惑不解,忙问为什么。

“朕所要让你做的就是搭建第一阶段的地基,而这种东西你不用给朕打多好,最好是越容易倒越好。”

及第一部分的下半段朕会交付给陈莽所做,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这话就像是提及了救命稻草一样也倒是让苏希此时此刻所缓和了一些。

但是见其样子依然是心惊胆战。看赵信这个样子怕是也不想建造一个玲珑塔。可能也就是缺少了一个能够陷害人的理由。

这不,正拿她当枪口使呢!

“陛下,我们这恶人府的宗旨是其建好的东西它不能塌,陛下您这不是摆明了拿我们恶人府当枪口使唤人呢嘛…如果这单要是真砸了,我们怕是也在这京畿地区,甚至以后都立不起来头了。”

“还有谁愿意找我们做事啊?你说是吧。”

这苏希倒是不傻。

分析的也倒是挺明确,但是吧他现如今还就得把他们当枪使唤的。也就是想证明证明这些人到底是对他忠诚还是不忠。

再者说了。

“朕什么时候说要把这玲珑塔建好的?你在其第一步出了差错,第二步自然是做不成,也就不需要那后面两步的铺垫了,朕可是相信你才把第一步交给你的,也希望不要让朕太失望。”

像这种解释还是让苏希有些担心,毕竟其家主苏杰从始至终已经不知道强调了多少次,不要在外面其暴露抹黑他们的形象。

因为之前所做的事情已经对赵信那边产生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现如今若是或是再捣乱,怕是不仅是皇帝那边磨灭印象,而且对那群黎民百姓也是不好解释的。

不过这次所要捣的乱,好像是皇帝所派,而且当着皇帝的面灭人的话,大概他是不会说什么的吧,别说是他了,大概这赵信应该也是能镇住苏杰的。然后她就耍了耍心眼,然后同意了。

既然这苏希同意的话,赵信也没有说什么,这思来想去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被那鹤之州所带走的那件事,于是也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说苏希,朕貌似曾听说过你被那鹤家所带走的事儿是真的还是如何?”

苏希本来聚精会神地听着,但是一提起鹤之州三个字的话,就表情僵硬看上去红了个脸。

嘴里还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这么一句通俗的话来。

“不是陛下,您问这个做什么话,说陛下,您是从哪儿知道这个消息的?怎怎么现如今都传到这儿来了吗?”

赵信倒是笑了。

这事儿还得去问鹤之州啊,再者说了其百闻不如一见,事儿不还是从原主那边听到的吗,还能找什么别人不是。

那苏希一听到鹤之州的名字,甚至听到是他所泄密的然后传的满城风雨,把他这么恶人府的大小姐传成了一个恶俗的甚至不洁的女人。

这事儿她还真忍不了,但是苦于抗争又因为这京畿地区现如今是管的死紧,更是没法儿出口恶气。

再者说了,赵信说什么他也不敢理。所以也只是草草地应答了两句。

*

其中这玲珑塔开始请人来做,既然这赵信说不是件特别好的只是忽悠忽悠,但是碍着其他人的脸面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不然容易把这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去。

所以她拿出了其看家的本领算了算其地基。然后拆迁的时候她做了一个看起来十分结实的地基,而那能承受的压力也只能是两层楼这么高。

当然这天塔所要建的不是两层,就算恶人府与天山,那也是一个八层,一个九层。

而恶人府那个更被称之为传说中的九层妖塔。而如果攀比的话,这皇宫里建出来的绝对也是十层及往上了。

再者说了,这地基打的本来也不牢固,估计在加装修的第一天或者其半个月还没搭了一半的时候就会倒塌。

随后这第一步完成了,陈莽也就派遣人来开展下一步,他看这个地基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但是没有多想。

再一听解释说这是独特的搭建方式。能让这个地方变得更加的沉稳。陈莽一看这地基铺的倒是十分的细腻,一看就很稳固也不会影响他下一步的工作也没说什么。

这一个没说什么可好,结果这搭着搭着就出事儿了,倒不是这玲珑塔倒了,倒是突然砸死了一个人,挺嘲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