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闪身躲避

第五百一十四章 闪身躲避

好家伙这回是真确定了,这太后娘娘是真的死了没跑儿了。这还怀疑没两天直接连火化都处理了,在天台上象征性的祭奠了之后就找了个荒山野岭埋了。

还惹得人们不少争议。

“现如今这太后对陛下这样竟然还被火化,这陛下是想着让太后娘娘涅槃重生如凤凰一般啊,简直是心胸豁达而且大度真不是一般人都能比得了的。”

赵信还真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像这种人活着浪费东西就罢了,这死了也没必要占这么大的一块地,直接尸骨无存找个地方处理了就完了,真以为赵信对她还多有缅怀之心。

要不是其内心的想法,估计现如今直接就把这骨灰盒扣了倒河里。也是想到这河里估计会有人洗衣服,感觉这样不太道德所以才没干。

【气运值加成双倍限时中,刚才由于扭转所以系统赠送三百气运值顺带天工开物插件*1】

随后再翻开这本天工开物,这里面的东西果然更多了,甚至还有电器等等的使用与制造。

最基础的电线到最发电机都有介绍以及讲解,也算是从新手到大神一步一个脚印。而这本书还支持点击功能,点了之后还有人一步一步的教你做。

也算是居家旅行必备。

说实话的这天工开物也不开展一个武打,不然就这的话直接进入脑海然后翻开书点击一页的连贯素材直接做个黑带不在话下。

等会…特么的他有功法在身用什么这玩意儿。

算了。

把那个丹药从这口袋里掏出来,之前也是有看过,这东西名字倒是挺特别,叫做九转金丹。

吃了之后能上黄境界就行,赵信已经不做什么奢望了。

咕咚。

玄九,黄一,黄五,直接突破黄五上了六境界,直接就快变成了上阶级的人了,而这种人更是深不可测。

倒是由于赵信怕痛所以直接把所有数据都点进防御力之后…所以这攻击的力度倒是不怎么明显,倒是明显的带着掌风,就算都点防御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单挑的起的。

能上玄境界就是让赵信所怀疑的就已经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一努力竟然上了玄六,这五以上的境界简直就已经快大成了吧,听说这境界之后还能升仙成为那仙风道骨…

等会!

为了他宫中的三千,好家伙他怎么也不能变成那仙风道骨的糟老头子,好家伙这也太憋屈了点。只能看不能吃也是憋屈。

“陛下,现如今后宫这边出了事儿,陛下您快去看看吧。”

这一个顺势还倒在赵信旁边,结果赵信只是沉浸在自己已经升级的境界上无法自拔,结果发觉身旁有人之后马上就闪到旁边去了。

好家伙可别砸到他,这么大的一个人砸在身上怕也是疼的很。虽然赵信全身都点了防御力倒是也不是这么作践的!

“陛下…您怎么躲开了啊,现如今臣妾好生腿软。”

腿软啊…

“来人啊,把这人拖去皇家驯兽场,让这妃嫔在那驯兽场中好好的活动半夜,若是真跑不起来…朕不予许宫里有残疾人。”

好家伙真狠。

这妃子也是听完了就站起来了。

之前这妃子也是上个年头招妃嫔的时候进来的,虽然这被选上了吧,但是赵信一直也是不理,这去了后宫也是不去找她,所以这代晶晶也是按耐不住寂寞直接就跑过来看看了。

顺势也想做个好戏让赵信起了这怜悯之心。可没想到这赵信压根就没有心…这温香软玉摔怀里一点自己的意见都没有也就罢了但是最坑的就是…

咋的嫌弃她重啊!

好歹也是个美少女啊不至于吧这皇帝!

“陛下您可真是…”

“朕怎么了,况且你究竟能不能站起来,要不然朕就真的叫人来,现如今朕还没有翻牌子…”

“陛下臣妾好了,翻牌子吧,翻臣妾好不好,现如今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臣妾是谁了。”

主要也是堵心,好家伙就是为了赵信的美色特地进宫,没想到这赵信过了半年了还没来她宫殿,咋了她这边是有毒啊还是怎么就这么避如蛇蝎?

“怎么,现如今臣妾的腿又好了?”

“对对对陛下臣妾的腿早就好了,陛下您也不用担心了,毕竟现如今这么让陛下担心臣妾也挺不好意思的…”

“欺君之罪,拖下去打十棍随后赶回宫中关两个月再抄女戒…啊不是,抄朕写的那数学题,多多益善。”

“陛下,何为数学题?”

“还挺好奇的,那你就多抄点,朕现如今还给你准备了这几何题目一千式赶紧回去做,做出来再出来便是,写不完就在宫里坐着接着写。”

赵信看过题目了。

最后一题直接写的高等数学,这人能答得出来才怪异。

就跟一直在学一加一突然接触到了某些变量之后还解出来了,那不是穿越就是…放屁也就穿越这一个方法了,不然他也没在这边扩展过。

不过现如今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是陛下…陛下您能不能翻一下我的牌子,臣妾的牌子真的不重…”

赵信有些被抄的头痛,也是敲了敲桌子让外面的送牌子进来。

“你的名字被直接划掉了,你不是进来的时候说你有污秽。一月一次一次一月吗,现如今又来找朕难不成真想着挨回板子。”

“……”

她这回倒是大意了。

“不过,现如今你也幸亏来找朕了,今儿这一笑堂的著名大夫今儿也回来了现如今头痛脑热的找御医行,要是这情况找御医估计今儿诊断明儿就能给你传出来。”

好家伙赵信这话说的还挺为了对面好,笑意盈盈的让代晶晶人都麻了,完了这回真就逃不过一个欺君之罪了。

如果出卖色相的话大概是可以的吧…可以的吧…应该是没啥问题。

于是忐忑的等着那个大夫。

这心里就算暗骂八辈祖宗都没有,该来的总该回来也就罢了,而且这命运还会狠狠的在你的头上踩一脚以示恶狠狠。

“陛下,您召唤我是有…”

“是让我给人诊脉吗?”

赵信点点头顺势把这个妃子推了出去,毕竟她说这话就是邪门,好家伙一次一月一月一次,一年年的直接血流成河身亡了是嘛。

活的也是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