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天地派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天地派

当这人还想说第三条的时候,结果被这老大拦住了,死活不想让他再说。

他说的这些废话自己都懂,但是吧,没来由的。

就比较担心,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他感觉死后应该会出大劫难,就是能不能挽留就不知道了。

他这人吧第六感比较准,所以在杀人这一行业上从来就没露过马脚或者说出什么纰漏这也算是他其中的一个优势罢了。

但是优势完成了之后,所出现的劣势也是非常明显的。

就相当于你经常用一件东西,等久了之后你知道这个东西它所处的尴尬地位还有它用的时候被谁相克。

最后你可能就没有想用的欲望了,或者说对他的掌控度就越来越低,到底有没有造成无法逃脱的效果。

“但是他本是皇帝,再者说了,不用你操心,他这几十年不是活得挺好的吗?您啊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有空操心操心他还不如操心操心你自己。”

“我自己,我自己怎么了?”

老大这一发问,旁边那军师连连摆手,笑容颇为敷衍。

“宁可没怎么有空去关心别人,没空关心关心自己的复出,你真的以为旁边围着的那三军就是明摆着来调查沙漠之中的宝藏吗。”

“难不成呢。”

沙漠之中的确是有宝藏的,但是需要机关才能巧妙的把这包装打开。

他刚开始修建这个阁楼的原因就是因为此他阁楼的下面就是宝藏的聚集,所以说他们现在也只能说是非常有钱。

不过有钱归有钱他们可能是不知道一个问题。

这个宝藏好像是他们两个最先发现的,所以说别人不可能知道宝藏的存在。

围在这儿的三军无疑可能就是一个问题。

他们知晓了这老大现如今所在的位置,正包抄围堵他实行多年以来从来没有成功的计划。

不过不知道这沙漠中的宝藏也已经是过去了。

就在昨天这军师就一脸傻乎乎的把这能打开宝藏的指北针都给别人送过去了,这不人家已经察觉到了这沙漠中定有东西,而且还是从书籍中翻到了这东西的相关资料。

心中更是确定,这里面不仅是有宝藏,还有可能有那人的存在,到最后一举两得岂不快哉。

他自然是想多了,但是吧这钱财加身岂不是赚了,

他们所想要的不仅是钱,还是那雇主给的钱,当然那雇主也是说。

要活的,至于旁边的杀死就好,只要把那杀人魔所带回来,好好清算一下他们两个之间的账就给钱。

要活的得加钱啊,这雇主也是加了钱定金也是多付了一大半儿,于是他们就行动了。

但是吧,这深陷沙漠之中不仅会迷路,而且被风吹的也是有点辨别不出方向。

再者说了,指南针也不是什么好得的东西。

虽说各处的民居也都是有,但是自从传出他已经亲自把一个指南针弄丢的事情后好像就没有人再借给他了。听一个知情人的消息说京城那边着实是有卖这个东西的,而且更加的精良。

自然他点了点头,打算策马前去京城买个指南针回来,结果他可能是没有想到一件事情,一般向皇帝早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给附近的邻居派发的指南针都是那种无比精确的。

而在京城中售卖的那种一般大而反花样繁多那种指南针便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用途,变成了那种华而不实的。

虽说华而不实,但是也能分辨东西南北,就是没有那个这么准确吧。

这个指南针一度造成了很多他想都没想到的后果,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于是指南针也好如何也罢,他便策马上来着京城的路途,当然他走了之后众人皆舒了一口气。

几日之后他所到达这集市之上,京城中的集市就是繁华,而此天可能亦是非比寻常。

天气阴沉沉的还不说,这往来之客都打着伞或者说捎带着。

今日可能有雨。

果不其然,这大雨倾盆下的他是猝不及防,这刚到了京城便只能找了一间客栈住下来,他本想到买完东西赶紧得走。

没想到这方子也落空了。

“您这有指南针吗?”

只见如何的这么一发问,这对面的小厮看了看这人穿的可是繁复的衣装,看上去是大户人家的样子。

虽说裤腿角处沾上了一些尘土,但是仍然不影响美观。

不过见他这旁边只带佩剑而不带伞,于是关怀的哎呦呦了两声,最后慢悠悠地走过来发问道。

“您呐进来了之后若是没有伞呢,出门的时候倒是别忘了把这旁边的伞拿走,毕竟这外面湿滑,若是出了点什么问题的话,把这指南针淋湿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不是?”

他心中细细的琢磨了一下,指南针难不成不防雨吗?他记得之前民居里跟他说的那指南针可是坚韧无比。

当然人家那些指南针可是专用的,你这指南针纯粹就是观赏着用的。

再者说了见到指南针,看起来光秃秃的这东西看上去就不好看。

这份旁边有宝石加成,看上去刻的也是花纹繁多,但是上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字形以及符号。

所以他宁愿要个好看的,也不想要个丑的,所以他就入了这么一个指南针,到最后人家店员连连拍手甚至在旁边还附赠了他一把雨伞。

当然人家这种富豪难不成连个指南针都买不起吗?

所以也是答应了付款要求,随后放下了银子在上面。

不愧是大户人家。

这付上款之后呢,也是拿上了那雨伞开始向前行到自己刚才所收拾好行李的客栈。

再看了看着指南针之后揣在了自己的胸襟里,随后往楼上走,这走着走着就听见底下窃窃私语的声音。

当然他听这声音之后也是闭目养神,在这旁边听着。

这听着听着可能就听到了一些…无法揣摩的东西。

“话说您知道这雨什么时候停吗?雨一下咱这采办货物的任务怕是都完不成了。”

那掌柜笑着摇摇头,指了指那天上。

“那可是老天爷,所以揣摩老天爷的心思,那可是不好的行为,再者说了这雨啊终归这几天还不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