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杀害人的主顾上门

第七百五十四章 杀害人的主顾上门

“你是不是应该对朕解释解释。”

只见旁边那单双坐在一旁,不动声色,反倒是略微有些紧张。

不得不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杀死一家数十口乃是死罪又有什么好解释的,纯属是因为私人恩怨罢了。

没曾想竟然一时下了善心,没有把他俩杀掉,只能算自己的过错了。

若是自己不冒出头来拿这一桩案子,也算是无头冤案了,自己处理事务的能力超强,无论如何也不会抓在自己的头上。

而这一下自己直接按头认栽,皇帝在这分分钟想让她给一个解释。

“陛下一切缘由,城中之世家之前与我有过过节,而且还是全家。像那宅子里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曾羞辱过我,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哦?”

照她这么一说,城中那世家都与他有过过节,而且还是所有人。

“那你的意思是就连你走后新来的那一群人都与你有过过节对吗?”

“你便不分青红皂白杀死了那一百零八口,你人怕是逃不了了,至于你这么甘心地认罪伏法朕送你个死刑如何。”

自然任泗那边就不用查了。

见这人认识单双,于是,就接连的把那人也喊了过来让这两人见上一面。

没曾想这刚一见到竟然就跪了下去。

“主子,你怎么无端的又回来了!”

“我已经亲手将那家的所有人全部都斩杀了,一百零八只多不少,就当慰问我们兄弟们的亡灵了!至于我死不足惜!”

那人见状神情有些古怪…

城中杀害的案子难不成是他自己的主子所为。

那自己前段时间死那兄弟难不成是主子在进行无差别对待的时候把这人杀掉了?

“那你应该不会是直接的杀了我兄弟吧…”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在杀人怎么可能会杀到你兄弟那边儿去。只是在整个那家屠杀的人又怎么可能去牵扯到你。”

那家。

这二人也只聊了几句,那这一个案子就算是终结了。

而另一个棘手的案子却一点进展都没有,不知是谁藏的毒来的这边,甚至现如今城中就已经有蔓延的情况。

不过声响还不大。

“既然如此那…你想不想死。”

这不是废话,谁想死啊。

“若是你帮我把这案子终结了,那我就免除你的死罪。”

单双还在诧异,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儿的时候,那任泗的脸上已经白了彻底。

这样子可不仅仅是牵扯到系一个人这么简单,若是他们再追究下去,怕是连尸首都不剩了。

像背后人明显就是对大秦有些意图只是没能亲自的冒出来罢了,而像他们这种无名的喽啰,怕是去了就是送死的份儿。

不过还是来晚了一步,那单双也是先行答应了。

至于这后期的事儿就后期再说。

就这么一桩的案子,难不成自己还完不了工吗?

于是皇帝便给了两个月的时间叫她去追查,争取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案。

就临走之前单双还在那边信誓旦旦说今年年底之前绝对能完案。

可是赵信却笑了一声。

若是她有这么大的能耐,那自然是极好的?

如果没有能耐只是瞎吹,那这吹的是不是有点儿大了?

不过他这种品德自然也是不错的,所以顺便还调拨了几个查探的为她所用。

如果这种人自己大力培养几个,岂不是又有可以杀的人了,想想都开心。

算了,其实她这么爽快,自己也不能扫了这个人的兴致自然是顺便把这神机鬼械研制出来的东西都给她装备了。

反正装备的尤为齐全,就等着她去行动了。

“去吧。”

临行之前皇帝亲自给他送行。

也不知道是送行还是去送终。

反正这任泗就像是一块砖,哪里有用哪里搬。

之前赵信没有明令说他可以去,但是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就非得去和那单双冒险,既然如此念他们是主奴情谊自己也不多加争执。

既然自己愿意去,那他自然也不拦着,反正到最后也不是他承担后果。

“朕倒是还羡慕你们的,既然如此,那朕就给你一份文书,若是到能保命的时候,就把这个东西掏出来给对面看。”

当然这份文书上自然是官职。

若是这群要命的官儿从你那边死了,他自然是有派兵的理由碾压他。

大秦没派兵的理由就是因为没仗可打,自然派兵什么的没有理由很容易被第三国乃至江湖人所谴责。

说是打仗,说实话拼的还是人心,如果对面就连他大秦都不怕了,自己不派兵属实是有些不妥。

若是对面认了怂把人都给他乖乖的送过来,自己自然是不说什么。

就怕到最后人查不着,那人又机灵又不肯冒出来,自己就要派兵都没得派,那就很…

憋屈。

而自然这事儿已经被人所接,那自己就要加快处理那所谓冷宫的事情。

自然人也是确定好了,那单双就是从冷宫所逃。

之前自己的确是下令要把这冷宫推掉。

却又制止了这个行动。

由于这冷宫也是重要的一环,再者说,若是碰到另外一些不合他意的,不派遣进冷宫又能去哪儿?

难不成斩首示众吗?

再者说,冷宫之中与他相想的还是太远了。他所要建造的是里面虽然说是有一些勾心斗角的女子,但是生活环境亦不能差成这样。

见那群守冷宫的人吃的一副盆满钵满的样子就知道,在冷宫的利润自然是极大的。

虽然那二人也是被他提前所派下去了。

他们怪就怪在吃的回扣太多都被他查出来了。

巨额的回扣,甚至还在城中买了好几套的房产,若是让他们跑了,那岂不是有的笑了。

城中的另外一环拿出去采买的太监没抓住,那只能是自己的问题。

自己还是大意了

不过能抓住两个是两个,至于那人还得让小尘子亲自去抓。

毕竟这人…若不是他抓的那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自然这人若不是他抓的那之前所说的警戒意义那就荡然无存。

自然也是让小尘子知道知道这人间的利害。

当他把这件事派遣给小尘子的时候,他欣然英应允。

自这么多年来也是有了一定的人气儿。

也是让他们尽快地联系着城外的人,替他把人抓捕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