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七百八十四章 邀约

第七百八十四章 邀约

其实于情于理,他都把东西带来了,那二者一起查出这背后的人是谁不过分吧。

随即他便发出了邀请,问能不能几人一起去查查这背后之人究竟是谁,不过却被对面拒绝了。

对面以不需要为由拒绝了他向新治左派的邀约。

若是如果他明明记得自己曾经给这左派喂过药丸,应该他是无限制的向着自己才对,而这等邀约为什么一点效果没起不说,还被对面拒绝了。

就非常的不理解。

而对面只摇摇头。

“陛下,我这边也是得向着我的子民,若是跟了陛下您,我们左派向来就不会打仗,如果真的抓到了引起的一场浩劫,那岂不是我们就要遭殃。”

“右派有充足的保护自己的能力,而我们左派无人善于打斗,所以对于惹不起,我们怕是走不了。”

听着深情似乎认为是有些惋惜。

觉得自己并不能善任这种职位,也是叹了口气。

而赵信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这左派的人怕是不帮自己了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不行吗?

而问邻国,一般就是自己还有新治那边发了灾难。

他貌似还忘了一个地方没问。

而派去东吴的那一方终于也回来了。不仅回来,而且还带来了两个使臣。

手中提的满满一大箱,打开之后全是金银财宝。

就这么的直接扔在了院子里。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里面就是金条和银条了,这一打开之后噼里啪啦的直往地上摔,这一摔就能发现里面大有玄机。

瞧瞧这一包一包的粉末是谁能不被吓到,而且比他这一边还要猖狂,简直就是一箱一箱的往这边运。

而这一箱的那应该是抓到了这接头人。

对面也是点点头,他们着实也是抓到的人,不过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死死闭口不言不说其上级是谁而被打快要死了的时候,才堪堪的只说了一句话。

大秦。

就大秦这一句话说实在的祁鹏就派几个使臣过来了。

而这其中的全部都是毒粉,挑着毒粉看上去五颜六色,可是比他这边的白药好多了。

而且赵信自始至终还没有在这边发现银条的出现,在自己这边盛行的一般都是金条。

而新治那边是银条。东吴那边是金银条,全部都掺和着,那说明什么。

说明产地不一样,流通的地方也不一样。

有了这么一个灵感之后,他才好接着往下去查,这往下一查便出了端倪。

由于那人已经被打死了,所以没有证据可寻,但是若想在这三地全部都流通的,那自然不是什么善茬,而且好像还是故意针对他大秦。

这三者往往是三角的关系,也就是说这两者全部都效忠于他,若是在这三处出了点问题,那就说明特地的就是来找他麻烦的。

周围对他臣服的国家倒是一个都没有发现。

而也派人去了那边的都城找到了镇守那边的人。

经过一番检测,也没发现有任何服了毒的情况,就说明这场浩劫是从他们三地所砸下来的,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京城地区。

若是只从京城地区发售的。

这三个地方怕是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中招,能找到怕就是天方夜谭。

而找不到把那自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产生怀疑,不说就这程度,自己好歹也得把人抓到。

而是没过几天城中又出现了一例,被巡查的人一把抓住。

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温奈奈将这人抓向了天牢,没到地方就有人专程的要护送她到勤政殿去。而看意思便是有要事要谈。

自然这两个人都是她逮到的。要不然说若是这运气来了,怎么招也挡不住。

只是在门口检查的功夫不小心的踹到了对面的椅子,自己是力气这么大,那椅子直接飞出去砸到对面人的脑袋。

就这么从手中掉下来一块儿金条,一看就是有端倪。对面人只慌里慌张的捡起来。

那几人就觉着不对劲就去抓,而对面不知想起什么随后发了疯一样的奔跑起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那金条绝对有问题,于是将这人抓捕。

自然那人也算是城中的一位小居民罢了。

没权没势也没什么能耐,在城中混的这个日子那叫一个惨。据他们了解,这人怕是一倾家荡产买了这么一块金条。

不过他所给的理由就有些让人费解。

“陛下听闻这种东西能升值,所以便把这东西买下来了。听闻这城中的人一个个都是敛财的好手,陛下您说说若是我不跑,那这钱岂不是落进了他们的口袋!”

“……”

“升值?”

“对啊。”

那我是这么说的话,他反倒是还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积攒这东西。

不过像这种招数还真瞒不过自己,若不是那人到最后心虚的那一笑,自己怕是真就相信了这人的所作所为以及言语。

就这人笑的太心虚了,这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朕想听实话,若是你再不说实话,应该知道朕的手段,再者说像吸食这种东西,最严重者可是株连三族。”

这一句话就如同一句当头棒喝一样,把对面吓得是连连败退。而再看对面也没有毒瘾,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所谓的升值空间?

“从谁手中买来。”

他感觉自己若是一再的问,这人怕是也没有什么结果,若是问他还不如去问别人。

于是便直接问他了一个最关键性的问题。

“到底是从谁手中进货的。”

最好顺藤摸瓜猜出这最终的人好把他抓捕归案。

对面一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闪烁其词。

他没想到皇帝竟然会问的如此直白,再者说这人现如今正在这城中。

他若是说了,那岂不是就把人给供出来了?

不过这些如今若是不说,那自己怕很难懂这地方脱身甚至还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这两者一划分,他自然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赔对面的性命总比赔上自己的性命要好很多。

随后并给了这么一个大致的外貌。

而此时周围的那人也是拿起笔拿起纸就开始从本子上写写画画,到最后把成果展示给他的面前。

“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