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 第八百七十三章 调料

第八百七十三章 调料

三天…温弦容算了算日子点点头。

随后带着小尘子离开了。

三天的时间若是不算今天应该还够。

应该也用不到三天就能把这菜给端上来。

毕竟调制酱料应该也花不了多长的时间。不过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千算万算,竟然会在那群宫妃的手中翻车。

自然他跟小尘子二者去了御膳房这事情也是被诸多人做口口相传。

甚至传到了这后宫之中。

众位人身上自然听到这话之后,谁还能按耐得住。

一贯用内线去温弦容背后查探到并无东西的人慌了神,若是这人跟小尘子竟然有所交好的话,那止不住的会在皇帝旁边煽起耳边风。

而这人学会这么多菜的原因,怕是也因为这尘公公去御膳房,她顺便跟着去学会的。

于是这群宫妃竟然还背着温弦容开了次会。

自然也是众多人所商讨,毕竟竟然与尘公公所交好,自然是让她们看不得的,再者说了,还竟然能凭借着公公的身份去御膳房。

更是让她们嫉妒不得,于是这到最后她们盘算着坑这人一把。

想去这御膳房中,自己把东西都偷学到,随即只告诉她们一小部分,衬托她会的多见多识广。

做的也好吃。

这是故意的,想让她们红花衬绿叶啊!

她们怎么可能会让这人的目的达到,只一个小小的答应,竟然会在其中耍这么多的歪心思。现如今她就让这小小的答应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好惹。

“娘娘们,您说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想用咱们给她红花衬绿叶呀。”

“再者说了,这人什么神情,恐怕咱们都能猜出来,怕是像这种反应,直接把咱们直接推到坑里去了!”

旁边诸多人附和,自然一个个家中都是小官儿比如说常在答应什么的。

但是人家不傻。

他们所靠的不是自己的智慧,而是靠自己上家。

一般都是大人物在这后宫之中镇台面。

这后宫之中,只不过就是把这阶级等级画的更为真实的一些,毕竟这常在答应虽说数量锐减,但是她们来宫中不都是为了给自家的父母长脸的吗。

也就算是应了自己父母的白日梦,万一她们得到了什么大好职位,获得了这大好的前途,那岂不是会飞黄腾达!

随即有一人窃窃私语起来,抱怨为何这皇后不来。

而说这话的人基本被大部分人所瞪眼。

皇后也现如今占得一个如此好的位置,虽然说没有子嗣。但是人家在这宫中也算是个老前辈,获得皇帝赏识,再者说了为什么平白无故没什么好处就来参与。

这个对她们来说整蛊那个常在对自己的好处也算是大的,毕竟没有人能够与她们抢晋升的位置。

不过皇后已经身在最高点了,而且皇帝赏识,宫中大权全都交付于她的手中。

她在做这件事就不像他们一样如此顺滑,甚至于伤敌一千自损一万二。

就算是任何人身居高位,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便行动。

不仅是伤害,还有可能降低了皇帝对她的信任,简直就是亏的什么都没有了。

再者说,这宫门口上的那狮子也是在告诫她们这群后宫里的人少说话多做事。

且不能干预前朝事务。

就过着你那后半生繁荣的生活便可,若是有什么怨言那怕是就得跟着阴曹地府下的阎王去说了。

于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布置了这么好的计划,算计的如此好的前程,竟然被后宫那群自己赖以讨好的宫妃直接就给破坏的一点儿都不剩。

随后自己与她们无冤无仇,也是展开了一系列的对决。

最基本的就是将她顺道拿来的卤鸡脖子,还有卤鸡爪,全部都扔进了宫中的水井里。

而且是那种当着她面行动完全就没给温弦容机会的那种。

此时正而在大早上,她从特批的小厨房中倒入酱料,也算是为了把那卤鸡爪做的更加香脆可口,自己还特地的问了问皇帝需要吃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主要还是为了放料,毕竟吃这东西最主要的不还是那上面所撒的料汁吗?

若是这调制的料不好吃,那闷煮的东西怕这味道也大打折扣。

碰见这宫外面这群人怕是都是来砸场子的。

“不得不说果然是啊,我们还以为公公对您有什么别样的情绪,原来带你去那御膳房,就是为了拿这群贱人都不想吃的鸡脖鸡爪子啊,也难怪你难逃的贱民的身份!”

“……”

温弦容在想,若是他们知道是皇帝想吃会怎么样。

是不是会掀起轩然大波他不知道,反正这往后皇帝应该会对他们暗中报复,毕竟这话可不是说了就完事儿的。

不过这三日之约还没到,自己若是先行说了出来那对皇帝而言也是一种打压。

毕竟在做之前皇帝是不能吃这个的,自己更是不能传出去。

若是传出去了,让其他有心之人听到,怕是自己所揽的这个活儿就是自己被杀头的那头上的一把利刃。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砍下她的脑袋当球踢。

“诸位先别心急呀,我这妹妹不是就想给宫中的这几位姐姐们谋福利嘛,你们也是知道妹妹会做菜。”

“在这宫中若是弄些他们不吃的东西,用来好好的做成这香喷喷的好东西那岂不是变废为宝!”

不过这些人明显是不听他这一句话的,毕竟都说了是贱民吃的东西。

自然在这宫中身居高位的人毕竟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这东西,又怎么可能被这温弦容扰乱了心绪去吃。

“我说众位,切莫不能信任这小小职位的答应。”

其中一个公开开口面向他的表情都是仇恨。

自己也是不明白的仇恨从何而来。

反正见状就是凶狠的目光与表情,看着他面色毛骨悚然。

“怎么了妹妹,你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其中一个常在在耳旁煽风点火,这话听起来反正一句句的都是扎心话。

“反正你们切莫要记得,咱们反正是不能相信这个答应,谁知道这答应到底背着又想干什么坏事。”

就像之前一样不还是做了那红花配绿叶的傻事把他们当成什么了。

“之前的绿叶谁都不想当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