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凤鸾腾图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信不过

第七百七十一章: 信不过

显然,孙雨露似乎并没有看得出来宇文烨的不屑,红着脸点了点头“嗯,贱妾想回去看看”

“哼,本王走的方向不是你想要去的那个方向”宇文烨很是不屑的说道。

“那——贱妾一起跟着可以么?”

听到她这话,宇文烨很是不屑的对她看了下“跟着?你觉得有什么资格么?”

“这````````”显然,孙雨露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会将话说的这么直接的同时也这么的没有任何的情面。顿时,那脸色是相当的难看。

“愫愫,我们走吧”宇文烨也懒得和这些人有任何的交流了,直接唤了一声。

而一旁一直在关注这儿发展的芓歆在听到他的话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

两个人直接便离开了这儿。

“这次我们离开,这府中咱们是不是要留下一些人看着才好了?这两人````````”芓歆倏的想到了什么,轻声言道。

宇文烨怎么会不明白她这番话的意思呢,对她看了下道:“这是自然了,怎么样,我都是信不过的”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你为什么要让钱鸢````````”芓歆说到这儿,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虽然话并没有说全,但是那意思宇文烨还是听得出来的。

“你是在问我为什么要将事情交给她?”

听到这话芓歆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这话。

见她这一脸淡然的样子宇文烨只是轻声一笑,道:“愫愫,不是我想,是我不得不”

“哎?不得不?这话怎么说?”一听这话芓歆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笑了笑,道:“愫愫,你可不要忘了她的身份啊,我们都不在,这不就是侧妃最大了么?不让她来那叫谁呢?”

“这````````这倒是呢”芓歆在听到他这话摸着下巴轻轻的点着头

“所以,这也是需要的,你可明白了?”

芓歆听到他这话对他轻声一笑,不再多言。

```````````

待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便开始吩咐他人准备收拾东西了。

“表哥、表嫂”

就在他们正在想着要带哪些东西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芓歆和宇文烨不由得互相看了下。眼中尽是无奈

“这丫头又闲不住了”芓歆很是无奈的说道。

而宇文烨在听到她这话不由得轻声一笑,道:“愫愫,我们来猜猜这丫头找我们是因为什么?”

“嗯?难道不是因为闲的么?”芓歆一听他的话不由得轻皱了下眉头,显然对于他的这话很是不解。

回之一笑,道:“你可不要忘了咱们明天要干嘛?”

“咱们明天不是要离开么?怎么了?”芓歆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见她这一脸淡然的样子宇文烨只是轻声一笑,并未多言。

而芓歆在见他这样子微微的一怔,倏的,明白了什么,一脸的恍然“哦,小羽这也是要一起离开的”

“不止小羽呢,咱们明儿的队伍可是会很强大的”宇文烨说到这儿,一脸的笑意

听言,芓歆会意一笑,道:“哎,是啊,这一路,我们会很热闹的”

“有那小丫头在,注定不会闷”

“``````````”芓歆在听到宇文烨这话轻声一笑,不再多言。

紧接着,一个身着粉色衣装的女孩很是兴奋地走了进来。

“表哥、表嫂,我又来了”

见到来人宇文烨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丫头能不能别这么的毛毛躁躁的,你这毕竟是个女孩”

“哎呀表哥,我在这儿我还那样子干什么啊?多累人啊”白羽一听这话嘟着嘴很是不悦的看着他。

“我是怕你被人说”

“说?谁会说我啊?真是的”白羽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宇文烨在见她这样子叹了口气,并未多言。

一旁的芓歆在见到这一出,忍不住一笑,道:“小羽,你这还不赶紧休息干什么呢?明儿,我们可就得出发了啊”

白羽在听到芓歆这话转身对她看了下道:“表嫂,我来是要住在你们这儿的,明儿然后我跟你们一起走”

“哎?你要在这儿住下了?”

“不然呢?反正我们明儿一起走这是真的啊”白羽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我是没有什么想法的”

“那——表哥,你呢?【147小说 147xs.com】”白羽转身对宇文烨看了下道。

听到她的这番询问,宇文烨抬眸淡淡的对她看了下,道:“我还能说什么呢?一起就一起呗,反正我们本就打算一起的不是么?”

“嗯,没错,正是如此”

“那你的行李呢?带过来了么?”宇文烨把玩着手里的杯子淡声道。

听言,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是当然了,行礼怎么能不带来呢,不然放哪儿啊?”

“那就成,玉儿”淡然的一声,紧接着,乐玉儿就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很是恭敬的行了个礼“王爷,有何吩咐?”

“带小羽去客房”

“是,奴婢明白”乐玉儿很是有礼的应下,转身对白羽道:“白小姐,请随奴婢这边请”

白羽也不是个不讲理的,立马应下“好,你带路”

乐玉儿也不再多言什么,带着她一同离开了这儿。

因为第二天要早早地起来赶路,所以,芓歆他们也没有安排到很晚,早早的便休息了。

翌日,一大早,宇文烨和芓歆便直接出发了。

而这路上,芓歆脑子里一直浮现着离开时钱鸢她们前来送别,钱鸢看宇文烨的那种眼神

眼中的那眷恋甚是明显。

这样子压根就不像想要拒绝的样子啊,之前的那番拒绝完全的````````

一旁的宇文烨一直在观察着她脸上那不断地变化。

轻叹了口气,道:“愫愫,有件事儿我必须得要跟你说明一下”

被他打断了沉思,抬眸很是不解的看着他“嗯?什么事儿啊?要跟我说明?”

“是关于钱鸢的事儿”

一听到这名字芓歆的心仿佛被什么击打了一般,这个名字现在对她来说很是复杂。

“钱鸢?钱鸢什么事儿啊?”

见她这强忍着镇定的样子宇文烨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愫愫,你真当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你很想知道钱鸢的事儿,不,准确的说,是她与我的事儿是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