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古代 > 嫡妻风华 > 第四十章 未来王妃?

第四十章 未来王妃?

他一说完,就只见马车里面一阵骚动,不时还从里面传出一些女子的欢喜声或呼痛声,没过多久,那些女子才依次地从马车里面出来。

等她们一出来,却发现周围全是男子,然后害羞的一声小呼,各自又开始相互抱着,脸蛋红的都快淌出血来,只想再钻进那漆黑的马车内。

顾南平他们看着出来的这些女子,全都凝重的皱起眉头,只见她们一个一个的身穿布衣,头发凌乱不堪,个个脸上都鼻青脸肿,甚至有些女子嘴角都出了血丝,瘦的厉害,就像是被虐待过一般让人心存怜惜。

特别是赵烨博,当他看到那些女子中,并没有他要找的人,刚放下的心,又开始紧绷起来,他不由地走上前去,看着她们略显急切的问道:“你们就只有这几个人吗?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她们看见这位俊俏的男子直接走到她们面前,心里不由的小鹿乱跳,然后再小心看了两眼,才发现原来他是赵太傅家的公子赵烨博,这更让她们激动异常,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态来面对他了,只好个个稍整理了下自己的秀发,刚整了两三下,就被这俊俏的男子给问住了。

其中一名女子,终于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回答道:“回公子,我······。”

却被另一位上前来的女子给急忙打断:“没有!”说完,就对着那女子略严肃的微摇了下头,接着又回过头看向赵烨博:“回公子,这里除了我们,并没有别人了,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

“哦,是吗。”赵烨博略为失望的冲她笑了笑,“没事,可能是我搞错了,你别在意。”

说完他转过身,就向他的那匹马走去,却被李顾给拦下:“小烨,你要到哪里去。”

“我想再去找找看,或许还有一批也说不一定。”

“怎么可能,他绑架的一共就几个人,怎么可能还有另外一批,或许她是被另一个人给绑架了也说不定,你也知道,那些被绑架的女子中就只有她消失的地方没有飞镖,这也足以证明了她不是被【147小说 更新快】他给绑走的,所以你别再自欺欺人人了。”

赵烨博被李顾的话给刺激到了,他一把抓住李顾的衣领提到自己面前,狠声威胁道:“李顾,你别再跟我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废话了,是朋友的话就跟我一起去找,要不然你就别这么多的废话。”说完手又是狠狠一放,瞪了他一眼转身就继续走到那匹马旁,轻身一跃就跳到马上,“驾”了声就骑走了。

李顾被他推得一趔趄,差一点就倒下了,他不禁庆幸,还好他是个男人。

顾南平走过来略为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别管他了,就让他去找一下,或许他真能找到也说不定,就算是找不着也无碍,至少他可以死心。”

李顾冲他苦笑了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回手也拍了拍他的肩,表示他没有在意。

站在前面的那位女子一看见李顾,就感觉整个人都开始不好起来,她比刚才的害羞更为不自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一个劲的看着他发呆。

顾南平又和李顾说了些话,然后又走向那些女子,微笑道:“几位小姐们,在下此时并没有这么多的马,所以只能委屈你们再进到马车里,然后跟一匹马接连上,那就可以先回到衙门里,一到衙门里你们就可以好好洗漱了。”

她们受宠若惊的施礼道:“小女子多谢公子的大恩。”

得到她们的回答后,顾南平才叫那些官兵把他的战马牵过来,把马车鞍到战马上。

然后等那些女子上了马车,他也跟着坐入马车的前踏上,“驾”的一声先行走过,紧接着李顾骑着马跟在马车旁边慢步跑着,那些官兵也随之有顺序的跟在后面跑。

······

在一间客栈内的其中一间房中,西敏春正坐在一张凳子上,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正被包扎的手掌轻声的呼着痛。

无情坐在她对面,正轻柔的为她包扎伤口,顺便还轻轻吹了吹,吹完之后又看向西敏春给她一些鼓励的微笑。

西敏春回了个无力的笑容,你就别笑了,就算你再怎么笑,她的手还是很疼啊,你要是真想鼓励她的话,就给她一些止痛药更为实在些。

坐在一旁踏上的苏殇,又是不悦的瞥了她们一眼,接着闪过一丝茫然,随后丢之不理,继续看他手中的佛经。

等无情包扎好了之后,西敏春也终于解脱般的真心微笑起来,她看着自己这双并不是很厚的熊掌,而且包扎完之后却一点都不疼以后,就想真心的为无情点一个赞。

“无情,你是怎么做到的,被你包扎完之后,我的手就像是打了麻醉药一般,一点都不疼了。”

收拾药箱的无情就是一愣,他看向西敏春不解道:“什么是麻醉药?”

“呃~”西敏春被哽住,接着她装傻道:“对啊,什么是麻醉药?我也不知道啊。”

“······”

在一旁的苏殇却说话了:“好了,无情,你先下去吧。”他头都没有抬一下,还是继续看着手里的书,淡淡道:“那个‘飞御’我看你还不是很熟,你再去练几遍,明早我要去检查,如果不过关,你就自行惩罚吧。”

“······”无情再次无言以对,主子,他不就是在治疗的时候摸了她的手吗,你至于要妒忌成这样,那个‘飞御’可是他的死穴啊,他再怎么练习也不可能有长进的,你还不如说直接想惩罚他来的痛快。

西敏春盯着苏殇,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好严厉,果然是智行的翻版······怎么办,她现在越想看他的脸了。

当无情看到自己的主子没再说话之后,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也对,主子他说话从来都没有不算数过,不过,在他的印象当中,主子从来都不是个小气的人啊。

他沮丧的拿着药箱向门外走去,顺道还帮他们关上了房门,然后又接着缩着背,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刚到自己房间门口,就遇到正受完惩罚回来的无异。

他走上前去拦住无异,两眼紧紧盯着他:“兄弟,你要惨了。”

无异眉毛一凝,“什么意思?”

“你今天想要杀的女人,有可能就是未来的王妃。”

无异冷哼一声:“胡说八道。”说完,瞪了他一眼,继续大步向苏殇房间走去。

无情追上来,拉住他的臂膀:“我说的是真的,还有,我劝你现在最好别去,否者一会儿我怕王爷也要惩罚你。”

无异又是冷冷的斜了他一眼,就想挣开他的手。

无情却握着更紧,他不由急切道:“你怎么不相信我呢,那个女人也在里面,你想想,从小到大你见过王爷与哪个女人这么单独相处过。”

“殷小姐。”

“可是,这次是王爷主动让我走的啊。”

无异听见,心里微微一动,终于开始正视他了。

看见无异终于开始相信他了,无情反过来开始慎重起来:“而且,就是因为我不小心摸了那女人的手,就被王爷惩罚练习‘飞御’。你说我冤不冤啊。”

无异还是盯着无情没开口说话,应该说是,自己现已经不知该怎么说了,他真的很难相信,他的王爷有喜欢的人了。

客房里面,苏殇与西敏春正在一阵尴尬的沉默当中,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简单来说,苏殇还是看着自己手里的书,而西敏春则是无聊的数着自己的熊掌指头。

不过,她也时不时的向苏殇看去,心里忍不住的吐槽,带着一顶帷帽,居然还在看书,真当自己是火眼金睛啊。

“旁边有书。”苏殇头也没抬,对着西敏春说着他身旁软榻上的几本书。

“···我对书没什么兴趣。”边说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她想试试看,能不能在他帷帽的交叉界中看清他的面貌。

正当她看得入神时,突然迎面飞过来一本书,砸到她的鼻子上,她的手不受控制的接住它,然后三个大字入目她眼里。

“大悲咒!”西敏春惊声叫道。

随后就是下意识一扔,她的噩梦!

苏殇看着她这么对待他的书,然后就危险眯起眼睛,全身开始释放低压气层。

正处在恐惧中的西敏春,并没有发现周围的变化,她只是很害怕的盯着书,又接着看向苏殇,大悲咒,佛经,智行,最终她终于受不了的起身冲苏殇跑过去,就想去抓他的帷帽。

苏殇眼神一冷,手指往她胸前一点。

然后西敏春全身就是一软,眼前一黑,闭着眼睛正巧向他身上倒去。

这次的苏殇却是躲过,他微微一闪,就站在地上,丝毫都不管倒在软榻上的西敏春,他冷着脸弯腰捡起那本被西敏春丢开的佛经,轻柔的为它抹去皱痕,却再也没有看她,直接朝门外走去。

没想到正在这时,房门却被无异给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