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1238 昨夜今晨

1238 昨夜今晨

这一顿饭,四个人吃了好几个小时,从晚饭吃到了夜宵,把包厢吃成了仙人洞,烟雾缭绕的,不管是阿巧还是慧娟她们来开门,把门推开的时候,就有烟雾从里面滚滚而出,慧娟把包厢的换气扇打开,过了一会,他们有谁又把它关了,说是太吵,影响他们说话了。

八点多钟的时候,烟抽完了,阿巧帮他们出去买了一条香烟,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慧娟又帮他们去买了一条,点的菜,写满了好几页点菜单,反正是过一会就要加一个菜。

其实已不是点菜,而是慧娟和她爸爸,看着厨房的货架,在想,还可以做个什么新菜,做了就送进去,重复的菜送进去,他们觉得有点说不过去。

慧娟的爸爸笑着说,好家伙,这四个人,吃了三桌酒席的菜,慧娟看看他们,也真是好玩,有时进去,四个人慷慨激昂,吵成了一团,有时是一个人滔滔不绝在说,其他人在听,还有两次进去,这四个男人,竟然都眼眶红红的。

慧娟说,他们吃这一顿饭,比一个正劳力ꓹ 下地干一天的活还累ꓹ 吃的怎么可能不多。

他们四个ꓹ 也确实是ꓹ 就像是在用言语拼拼图,一点一点,把他们这几年的生活,都拼出来了ꓹ 把很多的往事也拼出来了ꓹ 要是一段的生活经历ꓹ 是一个画面ꓹ 他们都不知道ꓹ 拼出了几本厚厚的画册了。

特别是李勇ꓹ 其他的三个人,他们平时还有往来ꓹ 彼此还有些了解,不了解的ꓹ 以前也都已经拼过了,包括孟平在监狱中的经历ꓹ 而李勇ꓹ 这几年和他们完全是隔阂的,他们不知道他的一切ꓹ 他对他们,也很陌生ꓹ 这些都需要拼出来。

特别是孟平到了,他对李勇的经历,感受就比刘立杆和张晨,这两个从没有在什么正经单位待过的人要深,有很多的共鸣,这让李勇有了倾诉的欲望。

在这中间,李勇还给自己的老婆打了电话,让她和这三个从未见过面的,传说中的兄弟通了电话,还让自己的儿子,在他老婆的教导下,呀呀地叫了叔叔和伯伯。

张晨也打通了小昭的电话,让她和李勇说了话。

他们还共同给陈启航打了电话,给孙猴打了电话,这一个晚上,这个包厢什么都费,不仅费菜、费酒、费烟,连电话费都费。

吃到后来,李勇骂道,他妈的,本来想喝断交酒的,怎么这酒喝下来,还有了歃血为盟的味道。

张晨和刘立杆大笑。

“断交酒?”孟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什么断交酒?”

张晨就把断交酒的梗,和孟平说了,孟平自然也是数落了李勇一顿,和他说,你要是想疯,你就断,在机关里待着,本来人就被扭曲了,要是没几个知心朋友,不时能倒到苦水,你不被逼疯,我孟平的孟字给你姓。

“滚,谁要姓孟。”李勇骂道,“一个破姓。”

“我们姓孟的,是亚圣,到孟子了,你姓李的有什么,了不起就李世民那个蛮夷?”孟平睁大了眼睛。

李勇吐了一口香烟,说:“李聃,老子,老子永远是你的老子。”

孟平愣在了那里,张晨和刘立杆大笑。

孟平说,真的,现在的人多复杂,李勇,你现在认识的人,你敢推心置腹地交谈吗?前面话刚说完,背后搞不好就被扫一梭子,满是窟窿了,到了杭城,你就万幸吧,有张晨和杆子在,他们能保证你不被逼疯,还断交酒,断你那话儿。

“好好,斯文人,就是不吐脏字,那话儿都出来了,弟弟错了,来,我敬你一杯。”李勇端起了酒杯。

“敬他们,以后他们才是你的医生,听你倒苦水的是他们。”孟平指了指张晨和刘立杆说。

“不敬。”李勇说,“在你眼里,我都已经快疯了,这样的病人,就有对医生粗鲁的权利。”

大家大笑,一起举起了杯。

他们吃到了十二点多钟,这才东摇西晃,走去张晨的办公室,连刘立杆开来的张晨的奥迪,都扔在酒店这里,是小盛过来,替张晨开回到厂里去的。

到了办公室,四个人东倒西歪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继续聊天,困了的人,就头往边上一倒,歪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开始的时候是四个人聊天,后来变三个,再变俩个,最后剩下张晨一个,看了看三个已经睡着的人,咕哝了几句,他也脑袋一歪,睡着了。

……

正月里的江南,春意已经盎然,柳芽含苞,桃花朵朵,阳光里的春风拂在脸上,惹人醉,夜寒却仍侵骨。

好在张晨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得很足,四个人就是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也不觉得冷,加上前面有太多的酒喝下去,太多的肉食滞留在胃里,能量颇高,身子从里往外,冒着火呢。

中间孟平起来,去上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原来他和李勇坐的那张长沙发,李勇已经倒下来,把整张沙发都占去了,张晨和刘立杆,各占着边上的两张单人沙发,上半身倒在扶手上,睡得正酣。

孟平朝四下看看,走过去,在张晨的大班椅上坐了下来,感觉实在是不舒服,又站起来,从书柜里拿了几本书,走去了会议桌那里,把书放在桌上当枕头,人爬上去,躺平下来,竟比原来蜷缩在沙发上还要舒服,孟平不禁得意地笑了一下。

四个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九点多钟,每个人的头都胀胀的,感觉脖子上顶着的是个木鱼,互相看着,不是相看两不厌,而是感觉都很遥远,面目模糊。

一个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在烟雾缭绕的仙人洞里浸泡了那么久,人要是还清醒,那才是见了鬼。

张晨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去员工食堂,和老傅说,给我们做四碗面条,很辣很辣,可以解酒的那种。

过了一会,两个食堂的帮工,端着托盘,给他们送来了面条,这面条里,不仅放了辣油,还放了青椒和干红椒,还有一看,就是赵志刚家里带来的剁椒。

老傅大概是把食堂里,所有能制造出辣味的东西,都放了进去。

四个人赶紧坐下来吃,吃得后背和头发里都冒着汗,李勇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上淌下来的大颗大颗汗珠,一边大叫过瘾,过瘾,好久没有吃到这么辣的东西了,辣才是我们贵州人的命。

张晨问李勇:“这剁椒,江山的,他们自己家里做的,要不要受贿一点,放办公室?”

李勇赶紧点头,要,要,当然要,这辣椒就是放泡面里,也很好吃。

刘立杆骂道:“去你的,昨天还一副拒腐蚀永不沾的样子,这么快就开始收贿赂了?”

“什么贿赂。”李勇说,“你们不是医生吗,我不是已经被老孟判定是病人了,这是医生给病人开的药。”

张晨笑着站起来,走过去打开门,看到赵志刚办公室的门开着,张晨叫了一声:“赵志刚。”

赵志刚跑了出来。

“办公室里,有没有辣酱?”张晨问。

“没有。”赵志刚说。

“去给我找一瓶来,整瓶的,送朋友。”

张晨说完,回来继续吃面条,这一碗面条吃下去,大家都觉得神清气爽了,依次去洗手间洗了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的人形又回来了。

有人敲门,张晨走过去把门打开,是赵志刚,手里提着两只马甲袋,走进来,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和张晨说,都给你了,你不要再问我要了。

张晨打开袋子看看,里面是四瓶用大号黄桃罐头的玻璃瓶,装着的剁辣椒,刘立杆赶紧抢了一瓶到手里,孟平也拿了一瓶,刘立杆看了看孟平被辣得满脸通红的脸,骂道:

“你一个吃辣实习生,要它干嘛?”

“醒酒,醒酒,这东西醒酒,效果确实不错。”孟平说。

张晨把剩下的两瓶,都给了李勇,让他带走。

刘立杆看着李勇问:“怎么样,昨晚断交没有成功,中午要不要再来一次?”

李勇赶紧说:“不了,不了,不能喝了,中午去食堂吃,下午要在办公室看材料,刚刚过来,还两眼瞎呢。”

张晨站了起来,他说好,那我们进城。

刘立杆看着李勇问:“后天元宵,元宵佳节,李市长与民同乐,不违反纪律吧?”

李勇犹豫着,张晨说:“来吧,就是吃个便饭,都是自己人,老谭和二货都会来,小昭明天也回来了。”

“那我也留着蹭吃蹭喝了。”孟平说。

李勇说好,那个二货,也是好久没见了,他现在还是那样吗?

张晨知道李勇说得那样是哪样,张晨笑了起来,哈哈,二货现在可今非昔比,完全可以当五四青年了,特别好。

“对了,上次和你们一起去贵州的,那个小武,跟斗翻特别好的那个,他来吗?”

李勇问,张晨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

刘立杆赶紧替张晨解围,他和李勇说:“这个问题,就有点少儿不宜了,还是以后,慢慢和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