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辽东之虎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刀疤的一天(下)

第七百六十三章 刀疤的一天(下)

漫天神佛似乎听到了刀疤的祈祷,当刀疤感觉脑浆子都要被震出来的时候,炮击终于停止了。

掩体里面土腥味儿和酸臭味儿混合成一股新的味道,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

“出去,快出去。”刀疤拼了命的喊。

包子山高度也就一百五六十米,身体好的从山下跑上山用不了几分钟。

战壕里面到处是刺鼻的硝烟味,可以看见穿着屎黄色军装的印度人已经开始冲锋。这些家伙脑袋上包着头巾,好像一个个硕大的羊鞭。

在山脚下一大群印度兵,举着枪向山上的明军射击。

刀疤屁股中箭一样冲向迫击炮阵地,三个迫击炮阵地毁了一个。迫击炮被炸掉了五门,万幸存放弹药的地方没有被火箭弹炸掉,不然刀疤手里连一丁点儿反击的炮火都没有了。

“对着山脚下放枪的王八蛋,给我狠狠的轰。”刀疤现在很庆幸,今天发动冲击的是印度兵,而不是彪悍异常的廓尔喀人。

没等明军这边的迫击炮发射,印度那边的迫击炮已经开始轰击明军阵地。迫不得已,刀疤只能更改命令,优先供给敌军迫击炮。这时候居高临下,视野的优势就显现出来。

明军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印度人的迫击炮阵地,而印度人根本没有办法看到明军山顶反斜面的迫击炮阵地。

枪炮声打的震天响,子弹在天上“嗖”“嗖”的飞,不时有人中枪哀嚎着倒地。两个民族的军人,疯狂的向对方倾泻着钢铁。阵地上响着各种声音的咒骂声,娘老子的声音不绝于耳。

印度人这一次是疯了,带头的军官把帽子扔在地上。凡是退过帽子的士兵,抬手就是一枪撂倒。

重压之下印度人疯了一样往前跑,前边的人被子弹击中,后面的人紧接着补上,

一排阵地前面忽然出现了一群裹着黑色头巾的家伙,一排长的心往下一沉:“上刺刀,廓尔喀兵。”

中午饭刚刚吃完,刀疤就跑到了作为预备队的二连三连。

“你们两个连鼓捣出来一百人,一连侧翼阵地丢了,需要有人去拿回来。”刀疤只是短短的说了一句,就端着茶缸子“咕嘟”“咕嘟”的喝水。

两个连加在一起三百来人,也就是说三个人里面就要抽出来一个。点名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在打鼓!

刀疤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带头对着大明的方向跪了。手里端着的酒碗一口干掉,碗狠狠掼在地上。

“兄弟们,印度人把一连的阵地撕了个口子。我们要去把口子给填了,没别的废话,兄弟们看我咋整你们就咋整。你们要有卵子就他娘的给我一个样玩命!。”

刀疤停顿了一下,铁青着脸,目光像刀子一样扫过跪着的百十个爷们儿。

“这会儿想走的,拔脚就能走,是个人就怕死,没啥丢脸的。不想做软蛋孬种的,就跟老子上去。也让那些廓尔喀人瞧瞧,咱们大明爷们儿是怎么日他们的。等到了地方,别他娘的磨磨唧唧,有趴地上躲子弹的,他妈的我刀疤送他碗大个疤。”

跪了一地的爷们儿表情肃杀,没人退出。只有干了这碗壮行酒,把酒碗摔在地上的“啪嚓”声。

“兄弟们,想不想给爹娘老子张脸。”

“想!”

一声喊,震天动地!

阿卡四七步枪,每人四个弹夹五发手榴弹。带着油封的箱子打开,里面全都盒子炮。每人给配了一个,外带三个弹夹。从倭国人那里弄来百十把武士刀,每人带着一把。

包子山阵地太重要了,李虎把所有能折腾的火力全都折腾来了。就连留在海上保证炮火支援的致远舰,都把炮火摇了过来。

包子山刚刚被廓尔喀人占领的表面阵地,立刻火光一片。

刀疤平端着步枪,雪亮刺刀被阳光照得晃人眼。带头冲向包子山,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辽军威武,大明威武!灭了狗日的!”

“辽军威武!大明武威!”百十个爷们儿齐声声的喊,龇着森森白牙。

炮火持续了十几分钟,不是不想继续砸,而是再砸下去就连刀疤也给砸里面了。

刀疤带着整队人猫在山沟里面,听见炮声停了,手一挥百十个爷们儿就无声的掩杀过去。

这时候距离廓尔喀人的阵地只有几十米了,对面的廓尔喀士兵也从懵逼中缓了过来。一阵排枪“噼里啪啦”的打了过来,一排子弹几乎是擦着刀疤的脑袋打了过去。

他妈的,居然还有连发的枪。

这会儿刀疤也顾不得这么多,端起枪,准星套上一个挥舞着廓尔喀弯刀的家伙搂了一枪。

“操!”这么近的一枪居然打偏了,上了刺刀就是打不准。

准星压低了一点儿,又是一枪打过去。那个挥舞着廓尔喀弯刀指挥的家伙,翻身仰倒不见了。几乎就在同时,一发子弹划着哨音擦着刀疤的肩膀打进了脚下的泥土里。

刀疤一个激灵,身子就地一个翻滚,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甩手就是一个手榴弹扔了出去,接着手榴弹爆炸的烟,刀疤翻滚了一下从另外一边翻出来。

自己的部下被压制在一个小斜坡下面,心里急的要死。脚狠狠踹在一个抱着脑袋趴在地上的家伙,“你他妈倒是放枪啊!”

那个兵这才反应过来,拿着枪对着对面胡乱的搂火。

“你过来!”刀疤看到一个老兵,顺手就抓了过来。

“你!带着这几个人绕过去,看到没有,就是那棵树那里。从侧面对着狗日的放枪!”

“诺!”张三知道不是什么好活,还是应了一声诺。带着刀疤指给他的那几个兵,就往刀疤说的地方跑。

子弹好像索命的五常一样在身后飞过去,张三脑子一片空白。拽着一个年青的小列兵,“轰”好像炸雷在耳朵边上响起来。听声音,就知道是迫击炮。

张三什么都顾不上了,脚步乱得像是喝了二斤老龙口,Z字型的在地上乱跑。子弹打在脚下面,捡起一团团的泥土。

手上一沉,回头看见一块弹片钉在了列兵的太阳穴上。灼热的弹片在皮肉上“滋”“滋”地烤出了烟。赶忙放开手,这人肯定没救了,这时候谁还顾得上拖尸体。

有没有脑袋活到明天还是问题,伸手扒下列兵的弹药挂在身上,继续向刀疤指定的地方跑。

这么一耽搁的时间其他几个兵已经跑到地方了,张三反而慢了一步。张三一边喘着气,一边喊:“哥几个,认得当官的不。就是脑袋上别着帽徽的,狠狠的招呼。”

“知道了!”

张三觉得自己的肺喘得像是在拉风箱,像是要裂开一样,眼睛冒着星外带手也发抖。连续打了十几个点射,连个毛都没有捞到。

心里骂了一声,做了几次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准星套上一个脑袋上别着俩帽徽的家伙,就你了!

一个点射,那个戴着两个帽徽的家伙,胸口爆出一团血向后仰倒。

这边一开火,廓尔喀人的火力马上被吸引了一部分过去。刀疤眼里着急,可脑子并没有乱。像个疯子一样在枪林弹雨里面穿梭,把害怕的人从地上拽起来,喊着大伙向前冲锋。

三连一个叫李四的兵,后腰被子弹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水把迷彩服浸湿了。手里的家伙一扔,一手拿着盒子炮,手榴弹用挎包一捆。

盒子炮二十发子弹,水泼一样的打出去,人距离廓尔喀人的战壕不过两三米。用嘴拉开手榴弹的拉环,“轰”,李四和三个廓尔喀士兵被硝烟吞没了。

刀疤带着人也是越冲越近,身后不停有人被打倒。看到自己兄弟被人打倒,刀疤的眼睛都红了,阿卡四七步枪调成了连发。手里的弹夹几下子打光,扔掉步枪拽出盒子炮,甩手一颗手榴弹扔进战壕,瞪着血红的眼睛跳进了战壕。

一个廓尔喀人挥舞着弯刀,发出野兽一样的嚎叫。刀疤“啪”“啪”两枪钉在他胸口,趁着这家伙脱力,武士刀朝着他的脖子就招呼。

大胡子的廓尔喀人脖子很粗,锋利的武士刀一刀居然没把脑袋砍下来,那大胡子廓尔喀人歪着脑袋,脖子里面的血喷出一尺多高。

战壕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廓尔喀士兵,他手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武器,一个飞扑把刀疤扑倒,一手按住刀疤的脖子,一手去抽腰间的匕首。

刀疤看到这家伙别着两个帽徽就知道,他是当官儿的。

趁着大拇指划拉到嘴边的机会,一口咬住那家伙的大拇指,森森白牙死命的一咬。耳朵里面清晰的听到一声脆响,廓尔喀人嚎叫着收回了手。

“啪啪啪啪……!”刀疤手里的盒子炮对着这家伙胸口连续射击,子弹几乎把胸骨打碎了,鲜血喷了一脸。

那个廓尔喀人栽倒在刀疤身上,这家伙真壮,刀疤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人推开。

换了一个盒子炮弹夹,掰开机头对着这家伙的脸又是一枪。

这时候阵地上已经冲上来几十号爷们儿,枪声响成了一片。但大都是盒子炮的声音,阿卡步枪真不适合战壕里面肉搏。

操着廓尔喀弯刀的廓尔喀人,在盒子炮二十发弹容量的九毫米大威力子弹面前吃足了苦头。

拎着武士刀,刀疤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夹。手里的是最后一个弹夹,都说武士刀是近战利器。都他娘的是扯淡,盒子炮才是。

身材强壮的廓尔喀士兵,别管你多生命,两发子弹下去都歇菜。尤其是九毫米大威力手枪弹,只要命中前胸一发,这人基本就废了。

中了几枪,还能酣战不休的家伙只存在于传说中。

很快阵地上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廓尔喀士兵看到弯刀不是大明军队的对手,干脆耍起了无赖。只要看到明军,立刻拉着手榴弹,要么合身扑上去,要么甩手扔过去,也不管距离太近会炸到自己。

阵地上一片凌乱,刀疤发现自己身上没有手榴弹了,他只好在廓尔喀人的尸体上找。很快摸出了三颗手榴弹,“还他妈挺阔。”刀疤嘟囔了一句,把手榴弹揣好。

走到工事拐角的时候,人没出去先扔颗手榴弹。

巨大的爆炸之后,趁着烟雾冲进去。可以看到浑身冒血的士兵在地上蠕动,拿着武士刀照着脖子砍上一刀,地上的人很快就不动了。

一个矮胖体型的廓尔喀人刚刚被手榴弹震晕了,现在缓过劲儿来从地上摇晃着爬起来。手里的廓尔喀弯刀斜着劈向刀疤的脑袋!

“当!”廓尔喀弯刀砍在头盔上,刀疤被劈了一个趔斜。

身形还没站稳,手里的武士刀由下至上就撩了过去。

一阵极其难听的金属摩擦声,刀疤感觉到自己胳膊一凉。另外一只手里的盒子炮,“砰”“砰”就是两枪,趁着廓尔喀人中弹脱力,武士刀直直送进了这家伙的肚子。

手腕一翻一拧,接着用力向下一压。这家伙啤酒桶一样的肚子被划开,肠子连着胃,“哗啦”一下就流出来。廓尔喀人的惨叫声很大,甚至盖过了身边的爆炸声。

这时候廓尔喀人还想去拉手榴弹,刀疤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武士刀刀光一闪。一只粗壮带毛的人手就掉在地上,刀疤挥刀劈断他的另外一只手臂。不再管这个在地上惨嚎翻腾的廓尔喀人,顺着工事继续寻找或者的廓尔喀人。

脚底下到处是尸体,身边的枪声爆炸声越来越少。直到最后,阵地上找不到一个活着的廓尔喀人。刀疤算了算,自己就干掉了十三个。

手里的盒子炮还剩下三颗子弹,一屁股坐到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戳在身边的武士刀,缺口多得已经能当锯子使。

歇了一会儿缓过来点力气,找到通信兵,从他身上找到烟花,点着了之后再次一屁股坐到满是尸体的战壕里面。

“啪!”烟花在空中炸响,二连长看到烟花,赶忙带着二梯队往上冲。

“砰”一声剧烈的闷响,气浪把刀疤狠狠掼在地上。吐了一口嘴里的土,刀疤用尽全身气力喊:“避炮!避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