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明日之劫 > 497 调查残留

497 调查残留

对于古乐天一直以来的行动,秋星泽和阎山都有着一种疑惑。

对方东插一脚,西插一棍,所做的事情也毫无关联,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但对方偏偏又有着一种奇诡无比的力量,每一次做出来的事情都影响巨大,造成了各种扭曲现象,散播着疯狂和恐慌,就像这一次在南山城里直接搞出的事情。

两人继续朝前走去,空气中的光线似乎越发昏暗起来。

每隔十多米的距离,墙壁上就能看到一行行扭曲的字迹。

“保持警惕!畸变体就在我们之中!发现有异常者立刻举报。”

“理智的尽头是疯狂,智慧的尽头是愚痴。”

“有畸变体出没,请不要外出。”

“我踏着虚空而来……”

伴随着一行行的字迹被两人扫过,阎山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一旁的秋星泽问道:“怎么样?都是他写的吗?”

阎山:“是。”

秋星泽说道:“他是在……提醒别人这里有畸变体?”

“说不定指的就是他自己。”阎山有着紧张的双手抱胸,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小心一点,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秋星泽说道:“根据工作人员检查后的说法,这里因为曾有过强烈的扭曲现象发生,并且还传播了开来,所以就算那扭曲现象已经消失,仍旧残留着一些污染的灵机,还有疯狂的思维残留,都会让人产生一些轻微的幻觉。”

阎山:“这些墙上的文字,太危险了,我感觉到他们似乎还在起着某种作用,污染着这里的每一口空气,每一寸空间。等我们调查完这边的情况以后,一定要让人把这些墙上的文字封印起来。”

秋星泽点了点头,阎山作为近距离接触过古乐天的人,对于古乐天的邪恶力量有着非常敏锐的感知力。

就在这时,秋星泽突然停了下来,还拉着阎山一起停下了脚步,一脸惊疑不定地看向前方。

就在他们面前的一处死路前方,一名黑袍人静静跪在地上,整个身体都笼罩在黑袍之中,脸部更是带着一张奇怪的白色面具。

那人默默看着眼前的墙壁,墙壁上满是扭曲的文字。

他就这么看着上面的文字,一言不发,看上去诡异万分,就好像一个鬼影子一样矗立在小巷之中。

看到这人,阎山和秋星泽都戒备了起来,秋星泽看着对方说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两人散发出阵阵元神力,朝着对方包裹过去。

就在这时,人影的身形一动,已经猛地跑了出去,就要消失在两人的视野之中。

阎山【147小说】和秋星泽赶紧追了上去,却是只能看到对方翻过墙壁,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那是谁?”

“太可疑了。”

“也许和古乐天有关系。”

阎山和秋星泽看了看对方原先跪倒的位置,便能看到地面上留下的蜡烛,还有似乎是鲜血书写的奇怪图画,就好像某种邪恶的祭祀一般。

两人对视一眼,感觉到了其中的奇诡之处。

深夜的扭曲之地,一个人来到这里畸形某种邪恶的仪轨,这必然和古乐天有重大干系。

他们二话不说追了上去。

“站住!”

两人沿着小巷的路径一番追逐,所过之处,四周围的墙壁似乎微微摇晃了起来,墙壁上的文字更是七扭八拗,宛如变成了活物。

而那黑衣人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奔跑的速度更是极快,而且对于现场的地形似乎也是更加熟悉,七拐八拐,穿梭在黑暗之中,很快摆脱了阎山和秋星泽的追逐。

在他逃窜不久之后,停在了一处居民区后方,等待着阎山和秋星泽离开不久之后,才脱掉了黑袍和面具,走了出来,朝着另一个方向缓缓离去。

而黑暗中,又有一男一女站缓缓来到了他的面前。

黑衣人刚想要转身离开,其中一名男人却是说道:“孙景平,我们是来帮你的。我们知道你遭遇到了什么。”

深夜赶到小巷那边,看这墙上一行行扭曲文字发呆的神秘人,正是那邪异宗的圣子,孙景平。

在和周白近距离接触,受到了污染流出之后,他的脑海中留下了精神创伤,他感觉自己只有来到那残留着扭曲的气息的小巷之中,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定。

但他也知道这样不好,这样继续接触那些扭曲现象,可能会加重他的精神创伤,让他距离畸变越来越近。

可就在今天晚上,当他从迷糊中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跪在了小巷里。

这一切就好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一样,让他逃也逃不走,忘也忘不掉。

孙景平此刻看上去脸色苍白,双眼凹陷,宛如十天十夜没睡好觉一样,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透露出一股虚弱感、颓废感。

挡在他面前的男人说道:“是我,景平。”

男人露出了自己的模样,正是之前曾经联系过孙景平的魏苍。

魏苍看着疑神疑鬼,一脸虚弱的孙景平说道:“我们知道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站在一旁的玄女打断了魏苍所说的话,饶有兴致地看着孙景平说道:“你……很害怕?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这个问题似乎一下子刺激到了孙景平,孙景平不停摇头,后退,眼中闪过一抹疯狂:“呵呵呵呵,你们不懂的,你们这些愚昧之辈,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我明白的,你的感觉我明白。”玄女缓缓走上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直视你的内心,不用感觉到害怕。”

伴随着玄女的话语,一股无形的波动扫过孙景平的身体,但和过去玄女引发人心中的扭曲不同,这一下似乎是安抚。

孙景平只感觉到自己心中的恐惧和焦躁渐渐消失,精神状态似乎稳定了许多,距离那不可描述的疯狂,似乎又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他惊讶地看了玄女一眼:“你们想要什么?”

魏苍说道:“除了我们之前谈的以外……”

玄女的脸部一阵扭动了一下,就好像她之前被深渊冥龙甲调整肉身时候的样子,她淡淡:“我想去这次的大罗天论道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