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王牌大高手 > 第0343章 玩牌

第0343章 玩牌

花诗婷用异样的目光看了林坏一眼,说道:“我说的比较刺激的,可能不是你想的那种,你说的那种是在四楼,里面全都是各种美女,有萝莉,有熟女,有中国的,有国外的,哪怕你想要非洲的也能找到。”

“……。”林坏差点被口水呛到,然后一脸正气的道,“我可没想过要去那种地方啊,我是一个正经的好男人。”

花诗婷的目光分明是在说,我信你就有鬼了,随后解释道:“二楼的休闲娱乐指的是保龄球、唱k、射击场之类的,三楼的比较刺激的就全都是各种赌博了,不管你是玩麻将类的还是扑克类的,应有尽有,不过这里玩的都比较大,每一次最少要兑换五十万的筹码,许多人在这里一个晚上的输赢都是在百万以上的,更多的也有很多。”

林坏问道:“平时这里都没人来查么?”

“没人查,因为这里的门子确实是很硬。”花诗婷说道,“许多人都说,整个华夏,除了澳门那些正规赌场以外,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嗯。”林坏点了点头,说白了,吃喝嫖赌,这里是应有尽有了。

花诗婷说道:“这里的玩的,听起来也没那么稀奇,但是服务全都是最好的标准,就像是我说的四楼的那些美女,全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呵呵,和这里的相比,所谓的天上人间就什么都不是了。”

当初天上人间也很火,后来被查封了。

林坏说道:“那我们就四处逛逛吧,反正也就是随便过来溜达溜达。”

“嗯。”花诗婷问道,“你要去赌两把么?”

林坏问道:“你喜欢赌?”

花诗婷笑道:“一切刺激的,我全都喜欢。不过我是花满江的女儿,知道有些东西不能上瘾,一旦上瘾就完了,所以我基本上也很少去碰。”

林坏赞叹道:“花叔叔的家教还是不错的。”

花诗婷笑道:“你就别拍马屁了,我爸爸也听不到。”

“别这么说,我这个人从来都不拍马屁。”

“你都说我妈像是我姐姐了,还说我妈比五星级厨师都厉害,这还不会拍马屁呢?”

“……。”林坏正气凛然道,“我那完全都是发自内心的话啊。”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花诗婷忽然踮起脚尖在林坏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笑嘻嘻的道,“你讨好我爸妈,我心里面还很开心呢。”

林坏感觉嘴唇凉凉的,湿湿的,香香的,下意识的在嘴唇上舔了一下,好甜。

花诗婷好像是看到了这一幕,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笑意。

林坏干咳了一声,道:“别在这里傻站着了,你带我逛吧。”

“咱俩刚刚吃完饭【147小说 147xs.com】,先去二楼吧,等一会儿逛饿了,再到一楼吃好吃的,他们这里的饭店的许多美食都是在外面买不到的。”

两个人来到了二楼,二楼真的是所有的娱乐项目几乎应有尽有了,花诗婷在旁边解释道:“二楼的这些娱乐项目全都是免费的,整个夜莺会所也只有二楼这里是免费的了,不过这里的所有项目也全都是国内最好的标准。”

“哦。”林坏问道,“那住在这里的人,每次过来就只是到二楼来玩是挺省钱的啊。”

花诗婷眼神怪异的看了林坏一眼,问道:“你知道进来一次要花多少钱么?”

林坏好奇的问道:“多少钱?”

“门票钱就是要每个人一万元钱,也就是说,咱俩只是随便进来转一圈,就已经从我的黄金会员卡里面扣掉两万块钱了。”

“那么多?”林坏一脸的惊讶,随即苦笑道,“这里果然是土豪才能够来消费的场所。”

花诗婷咯咯笑道:“你说有谁花一万块钱就只是过来玩玩保龄球之类的啊?”

“那倒是。”

林坏和花诗婷过去玩了一会儿保龄球,旁边有个美女接待在帮两个人捡球,这个会所的每一层楼给人的感觉几乎相当于小半个购物商场的一层楼那么大,两个人边走边玩,也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才逛的差不多了,然后两个人直接来到了三楼。

三楼的气氛就不一样了,二楼给人的感觉很安静,三楼不单单是人更多了,而且噪杂的声音也很多,老虎机、牌九、骰子、麻将桌,只要是关于赌博的,这里是应有尽有。

进来之后,花诗婷就去找人兑换了五十万筹码,五十万是属于低消了,属于最低的消费标准,花诗婷兑换完了之后,将筹码交给林坏,说道:“走吧,我陪你玩一会儿吧。”

林坏好奇的问道:“你的会员卡里面现在还剩下多少钱?”

“三百多万吧。”

林坏赞叹道:“有钱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样。”

花诗婷说道:“你知道来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什么吗?”

林坏问道:“不是为了潇洒的么?”

“当然不是。”花诗婷笑着道,“全都是为了增加人脉的,比如说这个赌场吧,每天晚上的输赢可能都很大,但是很少有因为赌博而结仇的,也没有那种气急败坏的,因为周围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什么大人物,他们玩着玩着,就是为了结交牌友,以后在社会上都有用得着的地方,不管是赢是输其实都不重要了,除了极少数对于赌确实是有瘾的人。”

林坏感叹道:“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呗?”

花诗婷说道:“是啊,上流社会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的高大上吧?其实也挺低俗、媚俗的。”

“嗯,我也算是见识到了,只能说什么呢,只能够说我们大家都是人。”林坏笑着道,“没钱的人就是买点花生米,买一瓶白酒,叫上两个好兄弟一起喝,增进感情。有钱的人就是到这里一个晚上花个几百万,然后结交一下同层次的大人物。”

“也可以这么说。”花诗婷笑着道,“不过我觉得没什么不对的。”

“确实是没什么不对的。”林坏对这点很赞同,“没钱的人可以买几百块钱的包,有钱的人可以去买几万块钱的包,只要彼此都高兴就可以了,不偷不抢,就都没有什么错,这是正常的事情。”

花诗婷说道:“走吧,我知道你赛车厉害,还不知道你玩牌怎么样呢。”

林坏笑了笑,和花诗婷一起走到了一个赌桌那里坐了下来,这个赌桌是玩骰子的,押大小,摇色子的是一个欧洲荷官,荷官晃了晃手里的骰子,落桌之后,看向所有人,说道:“最少五万一局。”

林坏拿出五万元的筹码,放在了大的位置,其他人也全都各自压上筹码,然后盒子打开,里面是两个五,一个六,果然是大。

花诗婷的眼睛一亮,赞叹道:“你还会听骰子?”

林坏翻了个白眼,问道:“你以为我是赌神?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果然,接下来的几把,林坏全都是有赢有输,最后算起来还是输了十万元。

林坏在玩的时候就发现周围许多的人在玩的过程当中都已经互相结交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林坏和花诗婷的年龄太小了,所以一直都没有人主动过来找林坏和花诗婷攀谈。

通常来说,富二代、官二代他们喜欢互相交往,而上一辈的人很少会主动的去攀交什么官二代、富二代,毕竟这些二代想要成器,还是以后的事情呢,现在都只是潜力股,而不像是那些已经牛逼起来的人物。

林坏和花诗婷紧接着起来,又去牌桌那边玩,这回玩的是梭.哈,每一次下注最低同样是五万元,而且跟一把也是五万元,林坏手里剩下的四十万筹码基本上就不算什么了,结果没有想到林坏玩纸牌的赢得几率竟然非常高,百分之仈Jiǔ十的时候都是在赢,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原本手里的四十万筹码就已经变成了接近二百万的筹码,一时之间引人纷纷侧目。

花诗婷也是很兴奋的样子,她对于赌博没有瘾,但是从她喜欢赛车就能够看出来,花诗婷是一个喜欢追求刺激的人,所以在看到林坏连玩连赢的样子,心中对林坏的崇拜就更上升了一个台阶,紧紧的搂着林坏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林坏的怀里,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林坏的女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绸缎衬衫的二十多岁小伙子主动凑到了林坏旁边,拍了一下林坏的肩膀,笑道:“手气很不错啊,老弟。”

林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喜欢别人拍自己肩膀的感觉,不过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也没法说什么,只是语气不冷不热的说道:“今天运气确实是不错。”

实际上这还真的不是运气的问题,而是林坏在算牌方面要远远的超过在场的这些人,不管是象棋还是围棋,林坏都是业余当中的顶尖水准,因为林坏在心算方面非常厉害,更不要说比围棋要简单的许多的扑克了。

之前的骰子之所以输了,是因为那玩意纯粹是碰运气的,这又不是拍电视剧,有几个能够单单凭借一双耳朵就能够听出来里面是大是小的,但是玩牌就有技术含量了。

“兄弟,感觉很是面生,以前很少来吧?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叫陈虎,是s市本地人,地元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陈建波是我父亲。”

林坏看了一眼花诗婷,花诗婷微微摇了摇头,大概的意思就是她没太听说过这个公司,当然,这也是正常,花诗婷现在还没真正踏入社会呢,对于这个圈子不可能太了解,而林坏除了知道商业圈那些最顶尖的大集团以外,其他的也不太了解,但是林坏也不好露出一副孤陋寡闻的样子,于是也和对方握了握手,说道:“我叫林坏,从桐城来的,做夜场生意的,这位是我的女朋友花诗婷。”

“哦哦。”陈虎听了之后,态度显然没有刚才那么热情了,原来是从二线城市过来的人,而且是做夜场生意的,在他看来,夜场生意就算做的大一点,又能够有多大?挺多也就是开了个酒吧、歌厅或者是夜总会之类的呗,于是陈虎再也没有了攀交的心思,但是刚刚是他主动打招呼的,也不好就这么走了,只好留在这里随便的再坐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