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重生为王 > 第598章 就是欺人太甚!

第598章 就是欺人太甚!

大长老说着,从储物灵戒中取出一物,那是一个玉石盒子,一拿出来,就散发着一股清香,让人闻之沁人心脾。

李道然眼睛一亮,他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的知情者,心道反正青雷宗也是要覆灭的,能多敲诈一些宝物,自然是最好。

青雷宗存世时间不短,宗内有不少宝物,连他们一流势力也会心动不已,一旦青雷宗倒台,那么不管是跟他们有没有过恩怨的宗门,怕是都想要过去分一杯羹!

这就是利益和人性!

也是修真界中最常见的事情之一,甚至每天都在上演着这一幕。

这也是为什么在得知二长老死后,大长老明知道乾天观有所图谋,也只能马不停蹄的带着青雷宗主来这里的原因。

此时他们不宜树敌,如果能跟乾天观和解,那自然是最好的。

“此物乃是我早年于一处山涧中所得,后查询天材榜才得知,这是天材榜上排名第二十一的玲珑果,此物对于修炼有极大裨益,即便是分神境,也完全用得上,我原本想留在突破合体境时使用,既然我那狂妄弟子招惹到了乾天观,那此物便当是赔罪,如何?”

大长老咬着牙说道。

要说不肉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他所说的那样,这玲珑果,在天材榜上都是能够排在第二十一位的天地异宝,他打算在突破合体境的时候用来巩固境界使用,只是现在乾天观要看到他们的诚意和交代,此物也只能拿来当赔礼了。

他也完全相信,这样一件天地异宝,完全可以弥补林天杀的那乾天观弟子,甚至用这样一件宝物换取一位元婴境弟子的性命,都完全足够了!

那赵姓长老在听到玲珑果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垂涎了,听到大长老说用此物当成赔礼,他刚想开口答应,便听到一旁的李道然抢先冷笑道:“玲珑果虽然珍稀,但我乾天观弟子的命,难道就不珍稀了么?更重要的是,你青雷宗区区一个二流势力,你们的弟子却敢轻易斩杀我乾天观的弟子,现在想要用一颗玲珑果就打算抹平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外界以为我乾天观没宝物?亦或者是我乾天观对待弟子的性命如同草菅?”

李道然的话,让那位赵姓长老都是怔了一下,但他知道李道然的身份,作为穆擎苍的弟子,辈分上,跟他平起www.147xs.com平坐,而且地位比他还要高上一筹,既然李道然开口,他虽然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但也没有开口拆台。

倒是大长老跟青雷宗主听到这番话,脸色尽皆是猛然一变,两人都是眼神不善的盯着李道然,显然是处于暴怒发作的边缘!

青雷宗主咬牙切齿的说道:“玲珑果即便是对于顶尖势力而言,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我并不是说乾天观没有,只是用此物来换一位弟子的性命,怎么也足够了吧?”

“足够了?”李道然豁然抬头盯着青雷宗主,一脸不善道:“我乾天观的弟子,每一个都是我们的亲人,我现在死了一个亲人,你却告诉我一颗臭果子就能换取他的命?那我问你,我乾天观若是把你师父留在这里,再给你一颗玲珑果,你可答应?”

亲人?

听到李道然这不要脸的话,青雷宗主差点喷出来一口老血,一旁的大长老也是脸色铁青到了极点,杀了自己,再给一颗玲珑果?

饶是以他的心智,都忍不住有种要爆粗口骂人的冲动!

如果这里不是乾天观,他甚至想一巴掌拍死李道然!

自己的命,跟他们一个普通弟子的命,能一样吗?

就连乾天观的赵姓长老,都是被李道然的这番话给弄得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问题是,他还真没办法来反驳。

他要是反驳,岂不是拆自己人的台?

所以只能给李道然使眼色,只是他哪里知道,李道然的目的,就是要激怒眼前这两人,这样才好给他们出手的机会,自然不会去理会赵姓长老的眼色。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用一个普通弟子的性命跟我青雷宗大长老的命来做比较?乾天观即便是一流势力,也不能这么信口雌黄吧?”

青雷宗主恼羞成怒的低喝道。

“欺人太甚?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这些话,我都替你们青雷宗的弟子感到可惜,所以他们的命在你这个宗主眼中,都是可以随时放弃的?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该有多寒了他们的心?这等无耻的行为,我乾天观做不出来!我说过了,我们乾天观每一个弟子,都是我们的亲人,区区玲珑果,不够!”

李道然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你!”

青雷宗主大怒,他觉得自己今天来这里要人,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不过,大长老却是拦下了他,同样克制着怒气沉声说道:“那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察觉到两人都有些要暴走的趋势,李道然冷笑一声,双手负后,一脸睥睨道:“十颗玲珑果!或者你们两人,随便一人以命相抵!”

轰——!

此言一出,大长老身上,便是陡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像是大军压境一般,所过之处,风卷残云,如同饕餮吞噬天地,气吞万里!

但他的气势一爆发,那位赵姓长老,便是立即一挥手,同样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两股气势在空中交锋,直接将大长老这股气势给压制了下来!

这位赵姓长老在乾天观的地位可不低,一身实力同样有分神境中期,且看样子,比大长老还要强上一丝!

两人的气势,让四周的人都是有些脸色发白,包括李道然也是如此。

“这里是乾天观!还轮不到你们在此放肆!”

赵姓长老冷喝一声,语气极为强硬。

一流势力就该有一流势力的样子,他虽然不明白李道然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在他看来对方根本不可能答应的条件,但大长老若是要在这里动手,他是绝对不答应的。

被赵姓长老这么一喝,大长老也是不得不收起气势,只是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甚至是有些狰狞的盯着李道然,语气森然道:“你们乾天观,这是要赶尽杀绝了?!”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什么赶尽杀绝?我们与你青雷宗远无旧怨近无新仇,谈不上赶尽杀绝,我只是纯粹想要为我乾天观的弟子讨回一个公道而已!你们若是不答应那两个方案,也是,你们谁自废修为,我便放人!否则,你们这个寄以厚望的天才,是死是活,就不是你们能掌控的了!”

李道然怡然不惧的争锋相对,大长老已经被他逼得暴怒发作了,今天这两人是必然要留在这里的,那位交代的事情,连他师尊都毫无怨言的执行,更何况是自己?

“既然如此,那人你们留着吧,我们不要了!”

大长老怒喝一声,而后返身就走,他心中对林天也是有着无尽的怒火,虽然对他寄以厚望,但并不代表非他不可!

倒是让他跟青雷宗主谁自废修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大长老转身,青雷宗主也只能愤怒的跟着转身准备离开。

反而,李道然却是在这时又开口说道:“两位若是给不出一个交代,那怕是无法走出这里了!我乾天观,可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李......”赵姓长老有些皱眉的开口。

不过李道然却直接打断他,给他传音道:“这是师尊的意思。”

一句话,让赵姓长老直接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