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对着剑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各行其道

第一百四十三章 各行其道

另一个暗灵的身体也变的更淡了,临末也面朝李天照——倘若它们有眼睛的话,在场众人都相信,此刻的眼神一定是悲愤的。

“暗灵族绝不会灭亡!首领一定会超越你这个恐怖的人类!”

那暗灵承受着持续打击,身体的颜色终于淡成了透明,再看不见了。

一众王将们,都沉默着。

突然,一个女将笑了起来说:“什么跟什么啊!这些暗灵简直莫名其妙!他们自己是天地之间的混沌污浊之气聚集而成,根本就不该存在。反倒说什么被我们迫害!我们还成残杀他们的恶人了?”

是啊,众王将都觉得错愕。

谁都没想到,暗灵会那么说。

有王将觉得荒唐;也有王将觉得,暗灵的话,也是实情,还真是这样。

金剑王就说:“暗灵是邪物,它们站在它们的立场,我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147小说 更新快】暗灵生而伤人,侵占人的身体,注定不能共存。我们只管做人立场上的事情,没必要理会它们想些什么。易位而处,它们也不会理我们在想什么。偶尔有个别混淆了立场的慈善,也改变不了立场的根本冲突。”

李天照觉得,金剑王的看法确实能立足于事实。

天下间不同物种之间的争斗,莫不如此。

人在人的立场,暗灵在暗灵的立场,被人吃肉的猪牛羊也有它们的立场。

李天照寻思着,站在人的角度,思之心生怜悯,人之常情。

但要让他因此就不吃猪牛羊的肉了,他怕是办不到,也不愿意为了偶尔心生的短暂怜悯,就戒荤腥。

为何?

不就是如金剑王所说,他是人,怜悯归怜悯,可到底站在人的立场上。

所以,他觉得猪牛羊挺可怜,也觉得暗灵为了生存是没错。

但是,他仍然会吃猪牛羊,也仍然要杀暗灵!

王将们保护着混沌之心,又进了光雾里,开始聚气制造混沌之石。

没多久,听见有人喊话问:“玄天城的,你们刚才跟暗灵动手了?”

“打死了两个,暗剑王断腿断手,暂时当不了祸害了。”有王将回答。

两边的王将这般喊话闲聊,没一会,另一头又有人加入,听对话是大地武王那边的。

三方都觉得痛快,又都可惜没能永绝后患。

说话的王将们自然不愿意落了自己这边的威风,就说:“没有天王城的人阻碍,未必会被暗剑王走脱!”

“够了啊!少在那含血喷人,暗灵死就死了,我们巴不得。孤剑都要追上城墙了,还能不拦?那架势他就算追上再砍一剑,也解决不了暗剑王。”突然又一把声音说话,听方向,是天王城那边的。

李天照沉默的听着,觉得有些诧异,不由问东剑王说:“平时就这样?”

“四方之地久不动手,各自陪混沌之心制造混沌之石,闲着当然聊天打发时间。去了天境该打照样打,谁也不会客气。”东剑王估摸李天照可能还带着强烈的敌意,所以会很难接受此刻‘貌似融洽’的气氛,就把话说透了。

李天照明白了,不由暗觉好笑。‘他们聊归聊,只是解闷。我却要觉得,聊出感情了就不好动手,也实在是稚嫩了点。’

“暗剑王断腿断胳膊,你们天王城的知道他们行踪就说啊,我们去把他们解决了,让四方之地重回昔日的太平。”黄金武王那边的一个王将趁机提议。

“你对黄金武王也这么不以为然?当他的命令不存在?”天武王那边的一个王将反唇相讥,黄金武王的那个王将就不说话了。

“天王城的,你们总不会还给他们用治疗殿吧?”大地武王那边的一个王将很关心这问题,暗剑王恢复的快,那他们安生的时光就少了。

“一群暗灵,也配浪费天王的力量?也配进治疗殿?天王只说行动上给他们方便,却没说过让用治疗殿。它们又没有功绩,拿什么用!”天王城的王将们在排斥混沌暗灵的立场上,跟受危害的三方武王的人一样。

金剑王不由道:“天武王好盘算,混沌暗灵受伤了不消耗他的力量,死了也不需要花费代价去复活,在四方之地里袭扰我们却具备天生优势,真是无本伤敌的好买卖!”

“那也得有你们三方消灭暗灵不力,还恐吓暗灵往我们那跑,才能让天武王有顺势而为的基础啊!”天王城的王将武王受辱,立时反唇相讥。

李天照本来担心会吵起来,却发现,四方的王将们多次有点燃的苗头时,却都会适可而止的结束话题,总是没有真的演变成失控谩骂的情况。

他不由觉得,王将们的冷静似乎习以为常,跟他过去接触多的十战将,百战将,在编战士们都不一样,很少听到什么极端性的言语,刚才因为这边战死的个王将,说的情绪之言也不过那么简短的一句。

李天照挺喜欢这种氛围,尤其这四方之地,若没有暗灵袭扰的时候,看起来是真的很安逸。

七个混沌之心聚气制造混沌之石的情景也很是赏心悦目。

天级混沌之心个个收拾打扮的气质各异,各有各的美。

聚集混沌之气时,她们一手伸着吸收,另一手按在地上,混沌之气经她们身体流出地上,光芒就变的更强,仿佛一颗彩色的小太阳。

七个混沌之心坐成一圈,按地的手掌也围成了一圈。

即使七人合力,一个上午也只能产出七颗小指头大小的彩色珠子,这就是混沌之石。

制造的战印级别越高,就需要消耗越多的混沌之石,万战将级别的战印至少就需要十颗;王将的战印拥有记忆混沌之气储备量的特权,也就是说,补的新战印里的混沌之气储备,跟上一次经过检查记录的容量相等,那么制造消耗的混沌之石数量就更多了。

千战将的战印只需要一颗,百战将的需要十分之一颗,十战将及以下需要的就更少了。

李天照问起混沌之石造剑的事情,王将们都说:“升上王将,第一件事情就是攒功绩先铸造把混沌石之剑。别的王将有,你没有,遇上对剑撞击一次,你的剑轻则毁三分,重则近乎报废。你算算,将来打一场战斗重新铸造一把万纹剑贵,还是一劳永逸好?”

“言之有理!”李天照想着,点头称是。

有王将又笑着说:“大家都是吃过亏的经验总结,这问题上,东剑王最有发言权了!”

李天照不由望着东剑王,就见他摆手道:“你们真是够了!时不时就拿这事情取笑。不过他们说的对,先铸造剑。不要像我,当年不舍得功绩,想着先复活了父亲再说。结果一次又次伤剑毁剑,最后反复铸造万纹剑用掉了铸造一把混沌石之剑的八成功绩进去!你说当时我心情何等纠结?铸造混沌之石的剑吧,已经搭进去那么多功绩了;不铸造吧,分明还要搭进去更多。最后还是夫人们看不下去了,强行替我铸造了混沌石之剑。从此以后,说起这个问题,我就要被他们拿来取笑一回。”

“既然如此,我就不必再无谓犹豫了。”李天照却又心想,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升上去呢。

正午时分,李天照发现四方之地里的混沌之气浓度发生了变化,不是变淡了,而是更浓了。

但是,他的战印却吸收不到混沌之气的力量了,然而体印吸收的效率却比刚才更快!

一个王将站起来说:“终于忙完收工咯!”

“吃饭吃饭吃饭!饿死我了!”另一个混沌之心抱着个王将胳膊,拽着往回走。

一时间,她们又成双成对的凑在一起。

唯独一个闷闷不乐。

因为早上跟她距离密切的那个王将,被暗剑王杀了。

金剑王突然对东剑王说:“看到我们美丽可爱的小雅现在没人保护没有?你就不能充当护花使者?”

东剑王会意,笑着点头,走到那混沌之心身边,她也对东剑王勉强笑笑,两个人走着,却都没有说话。

李天照扭头看了眼,见他们落在后面,金剑王又喊他走快些,分明是要留他们两个单独说话。

隔得远了,东剑王才对那个叫小雅的混沌之心说:“金剑王也是怕你沉在悲伤里,只是心情急切了些。我也是伤心人,知道没那么快能走出来,就假装结伴吧,省得他们担心,又替你积极撮合。”

“嗯。”小雅点点头,咬着下唇说:“我知道你人好,复活了她,大家都说你有情义,没辜负她对你的心意。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你也知道,我跟他一起也十几年了,突然他不在身边了,整颗心都空落落的,刚才甚至还想着,索性死了算了,等重生了就不是混沌之心了,能跟他一起。我想他,也会舍得花功绩复活我的吧?”

“当然。”东剑王其实不确定,因为,都是王将,家里的处境大同小异,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就能决定的,妻子人数多,对外问题上立场一致,不能做通妻子们的工作,谈何复活谁?

“可是……他愿意也没用,他家里的几位可不会答应。再说了,我知道他功绩积攒的有多难,死而重生没了混沌碎片的力量,将来就指望着万战将的待遇安度余生,我怎么忍心故意害他损失功绩,掉到千战将去?”小雅说着,眼里已然含泪,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期待。

“总还能再见,就是幸事了。悲痛需要时间消化,觉得苦闷,我可以当你的听众,不为别的,只为有一样的生离之痛。”东剑王很理解小雅的心情。

两个人,这般走着,聊着。

他们的伤心难过不会当众宣泄表露,因为早就见过许多生离、死别。因此每个人心里,都曾不止一百次的思考过,如果那些不幸的离分发生在自己身上,会如何?

于是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在任何时候去面对生离死别的厄运,可是,仍旧会伤心,会痛苦。

因为,他们心中都有真情。

可是这样的悲伤,他们明白,只能自己一个人承担,一个人接受,一个人痛苦,一个人消化……

无论多少安慰的言语环绕耳畔,不管多少真切的关心环绕身旁,也不能迅速淡去那生离的悲痛。

李天照吃完午饭,看东剑王跟小雅还在一起,就不打扰他们,自顾出城,去了四方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