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极夜玩家 > 002 逼退·冰粟·捣蛋

002 逼退·冰粟·捣蛋

“这段时间我要去边境处理战务,无暇管理这座岛屿和星海上的琐事,我听一名后裔提到,冰粟君王似乎最近不断骚扰着它们的巢穴,已经有不少巨蛛死在它的手中。”阿特拉克女王挥动着节肢幽幽说道,“那家伙是我们巨蛛一族的天敌,族内现在只有我才能和他一战,但边境的招募令无法拒绝,我不希望一年半载后回来,看到的是一个个空荡荡的巨蛛巢穴。”

冰粟君王是百年前最强一批君主级灾厄,被玩家灯塔的黑火所伤后一直沉眠,直到那些黑火被费钰景吸收,它才得以复苏,差点覆灭了冰痕堡据点,幸好苏醒之后它为了恢复力量,离开了星海边缘,去往了不知何处陷入新的沉眠。

不然,当初的战况可能就不会是这样的了。

它是支配者,亦是最有名的冰系灾厄,能力和属性上都很克制偏暗系的巨蛛。巨蛛引以为傲的剧毒和蛛丝在冰雪领域中效果递减,因此同阶级下,巨蛛会被冰粟君王所属的冰熊天克。

不过上升到君主级和支配者这一等级,就不存在真正的克制一说,谁强谁弱,取决于它们对力量的掌控,对法则的领悟,这一点上,年纪更大,活得更漫长的阿特拉克女王更有优势。

“你让我去对付一只支配者?我才7级。”李想淡淡一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6级刚迈入高阶门槛,而7级也不过是当初黑夜之影的层级,真正能和支配者对话的只有极少数8级和9级玩家们。

这点众所周知。

阿特拉克女王轻轻一笑,迅速编织出了一张细密的蛛网,将李想怀里的小家伙用蛛丝勾出来,将她安放在了蛛网床上,仿佛母亲般摇动着蛛网,小家伙明显睡得更香了。

“巨蛛还能操纵梦境和睡眠,我也会将这两种能力送给这个小家伙。”

阿特拉克女王继续添加筹码,她不在乎付出多少,只在乎结果。

至于李想能不能和冰粟君王交手,她可比大部分灾厄都更有发言权。

在李想还是6级时就能和自己过招,几次带着辛夷逃生,就足以看出他比其他玩家更强悍的实力。

升阶之后,他和辛夷身上那种神秘的本源气息已经能压制住她的巨蛛气息了。

那可是一名旧日支配者,位于食物链顶端存在的本源气息!竟然还不如他们的位阶高。

而且阿特拉克女王也从很多渠道听闻过李想的战绩和事迹,他杀不了冰粟君王,但绝对有能力帮她驱赶走这个烦人的家伙。

这就足够了。

“还不够。”李想烤着火,吃着烤饼,悠悠说道。

还不够!

阿特拉克女王面色一沉,下意识看向蛛网上沉睡的辛夷,压抑住了杀气,一字一句说道:“来日前往边境,我会注意尽量不主动对新极夜的人出手。”

“成交。”李想嘴角微微上翘。

......

第二天,红月刚刚升起,还在迷糊中的李辛夷就被抱起,像个树袋熊般挂在李想身上,随着他往星海更深处而去。

根据阿特拉克女王给予的信息,他很快就找到了冰粟据王的栖息地。

刚接近那个岛屿,天象蓦然大变,整个天空仿佛都被冰雪笼罩了一般,强大苍茫的气息从四周坠落,笼罩住李想。

那是一个庞大到难以言喻的领域,领域深处,一双黑白眼睛窥视而来。

冰粟君王的投影分身虚浮在空中,下方是连绵的飞雪和狂风,领域成型,将他置身其中,无数风雪呼啸,暴风雪即将来临。

李想的衣服上瞬间染上了一层冰霜,怀里的辛夷打了个喷嚏,揉着惺忪睡眼抬头,被那只巨大冰熊吓了一跳。

“辛夷,换个地方去睡,爸爸一会儿就回来。”李想将怀里的小家伙往下一扔,不顾她的反应,抽出背后的永生炼狱,手握烬灭天堂,一步步朝着天空走去。

他的脚下仿佛形成了一条无形天梯,通往冰熊虚影。

那道虚影巨大到遮天蔽日,雪白的毛发栩栩如生,里面是一只又一只蠕动旋转的眼珠,皮毛之下的肌肉如同肉虫般涌动,看得人汗毛竖起。

无数白色气体从地面升腾而起,天空似乎被冰冻住了一样。

“吼!!!”

冰粟君王发出了震天般的怒吼,对李想而来,是警示,亦是威胁。

没有强者会让他人随意进入到自己的领地中。

李想不为所动,身上泛出暗金色的气息,将领域尽数隔绝在外。

只要他所过之处,那里的冰雪领域就会失效,离开后,又会重新恢复。

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后,那道冰熊虚影立即下沉,发出了雷霆咆哮般的一次重击。

风云变色,雷霆呼啸,冰雪交加。

被爸爸扔飞到地上晕头晕脑的李辛夷勉强抬头,才在风雪中看清了对局的情形。

一旁几只异种顶着风雪要偷袭她,却被几只攀爬而来的巨蛛给制止了。

巨蛛们围绕李辛夷编制成一个巨大的蛛网,为她遮蔽风雪,阻挡敌人。

这是巨蛛一族对纯血血裔的尊重举动,虽然这名奇怪的纯血长着人类的身体和面容,但是体内的血气不会骗人,她和至高的女王是同一血源,这就足够了。

小家伙咧嘴一笑,一下子跳到蛛网上,将它当成了舒服的床躺着,就这么看老爸和支配者的大战。

转瞬间,两方完成了第一次对冲,纯粹的力量互搏。

巨大而恐怖的冰熊虚影在对撞的刹那就被湛蓝色的光柱所湮灭。

初始状态的烬灭天堂,净化能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李想看着在虚空中渐渐湮灭的虚影,深吸一口气,正襟危立,强势轰碎冰粟君王的投影分身,一定会引来这名支配者的真身。

他低头一看,李辛夷已经退到安全位置,还有一群巨蛛守护,不用过分担心。

头顶,一道比刚才虚影还要大几百倍的大家伙慢慢浮现,李想只能看到对方的一只冰爪,就足以遮天蔽日,将这一片天地覆盖。

他想到了当初见到的时间巨兽的利爪,这些远古存在们不仅战力惊人,连身躯都无比庞大,光是这体格,投放到七大陆,就如天灾一般令人绝望了。

宛如巨大山脉的冰爪直接轰下,气息恐怖,似乎要直接摁死底下的这个渺小人影。

然而在接近李想的刹那,还有数百米的距离,就再也无法挥动。

一股足以匹敌冰粟君王暴虐气息的黑色火焰从他身上旋转腾起,赤红色的永生炼狱挥斩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将那只冰爪抵住。

这火焰来自至暗本源的权能,比费钰景吸收走的黑火更加纯粹,经过他体内的暗金色本源气息滋润,已经变得无比强大,裹挟在剑刃上,仿佛连时空都能湮灭斩碎。

冰粟君王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它认得这种火焰,犹如见到天地般缩回了爪子,它的冰雪在这种黑火下变得脆弱不堪,就像它能克制巨蛛的剧毒和蛛丝一样,这种黑火十分克制它的冰雪能力。

冰层一块块融化,冰爪一下子消失不见,连带着盘旋在星海上空的冰粟君王都在急速上掠。

李想握紧永生炼狱,化为一道黑色火焰,只留下残影,继续追击。

升跃到了深空区,李想才终于看清了这只远古支配者的全貌,它的形体和冰熊相近,不过还有巨大的骨翼和冗长的尾巴,有点像是巨龙。

要是完全展开,恐怕长度要超过万米,难怪单凭它沉睡的气息就能将冰痕堡据点终年化为冰天雪地。

它所在之处,就是极寒之地。

深空区再往上就是即将达到天之尽头的星空区,没有人能突破星空区,曾经有一名9级玩家不断往上飞行,最后力竭也没能抵达星空的尽头。

他说星空区之上可能还有类似永恒之门的存在。

永恒之门在永恒长河的尽头,永恒长河在星海边界,也是这片世界的边界。

他坚信,所有生物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囚笼,有界限,就能突破,外面才是更为广袤的真实世界!

可惜即便这位9级玩家都没能探索到星空尽头。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能抵达星空区边界。

李想随着冰粟君王一路往上,手里的永生炼狱火焰骤起,让它不敢松懈,继续朝上而去,很快就双双离开了深空区,来到了星空区。

一进入星空区,李想就明显感觉到气息一滞。

这里比下面的世界艰险的多,空气稀薄,到处充斥着虚空乱流和天地异象,稍有不慎,被席卷进去,再出来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星空区也被称为天空禁区,寻常浮空艇根本无法涉足,它们的材料可不如高阶玩家的身体结实。

唯有极个别的世界级浮空艇才能到星空区和深空区的边界地带飞行。

到了这一层面,冰粟君王的冰雪领域也忽然消失了。

天地寂静,只有璀璨的星空和夺目的红月,安静到了极致。

很多力量在这里都无法施展开,而且这里没有源质粒子,没有魔法粒子,他只能依靠体内储存的力量在星空区活动,一旦消耗殆尽,就会坠落。

从星空区落地,即便是他,也要摔个粉身碎骨。

李想看了眼前方同样速度减缓的冰粟君王,看来灾厄也一样,在这片天地没有特权,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和补给来行动,不过和灾厄相比,人类的续航能力显然弱不少。

可惜李想不是普通人类。

他依靠阴影和虚空两种秘术不但没有被拉开距离,还缩短了距离,吓得冰粟君王加快飞行速度,心里晦气不已。

它没有变成拟人化灾厄,自然不会思考,对李想,或者说是他身上的黑火是本能的抗拒和害怕。

要不是黑火,它真的回头开战,打到最后,跑的应该就是李想。

李想以精准的定位能力将冰粟君王逼退出了巨蛛一族所在的区域,然后也回避了之后他的前进路线,一直到将它追赶到靠近费钰景的无光岛屿,和才收手。

冰粟君王感觉到了后面消散的气息,才放缓了脚步,可不愿意回头再面对这个恐怖的黑火持有者,它从星空区缓缓下降,正好看到一块没有光芒的岛屿,准备在那里栖息一段时间。

李想嘴角微微上翘,费钰景已经突破到了君主级,一对一并不虚冰粟君王,她还持有黑火,足够这只支配者喝一壶,短时间应该不回再回来骚扰巨蛛一族了。

至于他。

他往回慢慢飞行,看着周围的星空和猩红之月,有些感慨。

按照记载,星海是银河系破碎后的景象,那些岛屿就是昔日的一颗颗星辰,巨大,没有边际,沉浮在殷红的星海里。

那么星空区更外面的区域是什么地方呢?

他头顶的红月和那些真正遥不可及的星辰代表着什么,象征着什么?

李想有些好奇,可惜实力不允许他去探索。

从星空区缓缓落下,刚才所在之地的风雪已经渐渐平息,李想回到地面,却只看到空空落落的蛛网,不见辛夷。

就在他准备释放本源气息去感应辛夷的位置时,一旁的黑暗森林里忽然传出“腾腾腾”宛如巨兽踏地的声音,不一会儿,滚滚黑烟从森林里弥漫而出,一道娇小的身影跑得飞快,这么大的声音和这么浓的烟尘居然是因为她的奔跑引起的!

李辛夷捂住小脑袋,像是捅了马蜂窝的熊孩子一路飞奔,见到了李想,像是见到了救星,飞快朝他跑来。

李想还在浅笑,不知道这小祖宗招惹了什么东西,居然也有她害怕的怪物。

随着她背后那追逐的巨大身影渐渐浮现,李想脸上的笑容终于慢慢凝固了。

光是黑色身影就传递来了一股比冰粟君王还要恐怖的气息,那种黑暗本源的感觉令人战栗,绝对是一只极强的支配者,还在冰粟君王之上!

他看到了张开的纯黑色羽翼,里面似乎就是无尽的黑暗,让人移不开视线,很快就会坠入其中。

“这小混蛋!”李想又气又笑,一把抱住飞奔来的李辛夷,然后带着她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疾驰。

那种存在也不是他现在能对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