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21世纪的死灵法师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一期一会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一期一会

闹腾了一晚上,将马卡洛夫和刘培强两人都灌醉之后,这场因为偶遇而举行的篝火晚会才算是结束,将两个喝醉的老男人交给他们各自的儿子,陈羽这才和城之内博美一起返回了专列,继续着他们的旅程。

这场偶遇虽然让陈羽认识了两个不错的朋友,但这终究只不过是旅程之中的插曲,热闹和欢宴过后,大家还是要继续各自的旅程。

或许这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也许陈羽和他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但相遇所留下的美好回忆却会让人铭记。

即便陈羽是半神,但他的情感却没有什么区别,一样会因为遇到不错的朋友而高兴,也会因为分别而感到有些遗憾。

不过这并没有让陈羽做什么多余的事,只是昨晚最后大家交换了联系方式,给自己留一点还会再见面的念想。

或许是察觉到了陈羽的情绪,城之内博美向陈羽问道:“老公你是舍不得这两个新交的朋友吗?”

“有一点吧,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纯粹的去和人交朋友,一起喝酒聊天了。”陈羽摇了摇头,微微有些感慨。

没有掺杂任何其他,只是单纯纯粹的交朋友、喝酒聊天,这对于现在的陈羽而言已经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了。

无论他是以普通人的身份还是以半神的身份,能够不掺杂任何其他东西,只是单纯的和他交朋友的人也越来越少,每一个和他接触的人总是要涉及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陈羽能够和马卡洛夫、刘培强他们交上朋友,一起喝酒聊天,因为这种不掺杂利益和其他的友情太难得了。

只是这份友谊虽然难得,但终究只是他这段旅途中微不足道的插曲,即便这短暂的友谊再怎么美好,它终究还是会结束,人也还是要分别人的。

“看得出来,老公你很享受这种抛开了一切的友谊呢!”城之内博美会心的一笑,点了点头不禁感叹:“或许这就是我们日本人推崇一期一会的原因吧,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因为短暂而变得分外美好,所以要格外的珍惜。”

“一期一会吗?说实话在日本这么多年我也听过不少次这个说法了,但始终对这种所谓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没有什么感觉。”陈羽对于城之内博美说这是一期一会,还是不太能理解所谓的一期一会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听到陈羽这么说,城之内博美摇了摇头,冲陈羽解释道:“一期一会不是简单的说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而是说这可能是一生当中唯一一次见到对方的机会,所以要分外珍惜,以最好的样子来对待,并不是单纯的说一生只有一次的相遇啦!”

“这样吗?确实是很有道理的说法。”陈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在经过了城之内博美的解释之后,他对一期一会总算是有了了解,觉得这确实是一种很美好的心境和态度。

正因为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也许此生就再也不能相见,那么现在的见面就是此生当中最后一次见面,所以应当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以最珍惜的心态来享受这一生只有一次的见面,免得为自己留下遗憾。

然而即便是再怎么珍惜,如果一生只能见朋友这一面,分别之后还是会有遗憾和懊悔的,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珍惜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

不过这种说法在现代来说,却也不太可能与朋友一生只能相见一面了,通讯与交通的发达使得只要有心,即便朋友之间隔得再远也能够相见。

尤其对于陈羽来说,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人是他想见而见不到的。

当然,这种珍惜与朋友相见机会的心态还是很好的,因为能够和真心相交的朋友相见,怎么都是值得珍惜的。

————————————————

离开了贝加尔湖,专列除了必要的停车补充消耗之外,没有再停下来。

这列沙皇俄国时代专门为半神打造的专列,载着陈羽夫妇在一场小雪中驶入了莫斯科。

列车停稳在了站台上,陈羽看着窗外站台上列队站立的仪仗队,以及等候在站台上的欢迎队伍,不由得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说实话,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大阵仗的欢迎。

虽说半神足以让一国领导人亲自迎接,但陈羽实在是不喜欢过多的应酬和毫无意义的社交,这些来迎接他的俄国官员,那是真的可能这辈子就见这一次,他又何必为了这些再也不见的人去劳神应酬呢?

不过陈羽最终还是和城之内博美一起走出了车厢,接受了外面这些欢迎队伍的迎接。

“欢迎您来到莫斯科,尊敬的阁下!”前来迎接的官员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而随着他的话语,站台上列队的仪仗兵也顿时整齐划一的立正敬礼,让陈羽体验了一把国家元首级待遇。

对于这位面带讨好的官员,陈羽并没有什么表示,他真正在意的,以及会从火车上下来接受迎接的原因是站在队伍中的那位面色苍白,还穿着苏联时代军装的一名男子。

注意到陈羽看到了他,这名穿着旧苏联军装的男子走到了陈羽面前,朝他伸出了手:“你好,欢迎来到莫斯科。咳……咳……咳……”

男子的手伸到一半,就捂着嘴剧烈的咳嗽起来,看上就好像是要给陈羽难堪一样。

但陈羽看得出来,这名男子是真的在咳嗽,而且他的情况有些严重。

因为让一位半神能咳成这样的,可不是简单的伤势。

而眼前的这位男子,就是俄国仅有的三位半神之一,只是看他的状态显然不怎么好。

在周围一众前来迎接的俄国官员担忧的眼神中,陈羽伸手按在了男子的肩膀上,用一道小法术帮他调理了一下,让这位咳嗽不止的半神止住了咳嗽。

“谢谢,我好多了。”感受着经过法术调理之后,轻松了不少的身体,这位俄国半神向陈羽说着谢谢。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陈羽笑了一下,冲这位俄国半神说道:“你不会想在这和我聊天吧?换个地方聊如何?”

“当然,请。”俄国半神没有再咳嗽之后,状态也好了不少,对陈羽一家做出了欢迎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