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戏命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略施小计

第三百六十五章 略施小计

齐心带着易文从自家宅院的大牢里出来之后便乘着马车径直向城外走去,不过方向错了,他们行进的方向并不是咏安城所在的北方,而是南城门。难城门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云岭城的守城军现在驻扎的地方。

马车之内易文看着齐心忍着笑意说道:“师爷,你这易.容面具要带多久?”

“齐心”愣了一下然后再脖子上摸了摸之后将整张脸撕了下来,正如易文所说,这个齐心是杨师爷所假扮的。这几天杨师爷在北临安之中所作的一切就是为了让齐心的注意力从易文身上移开,现在齐心本尊去了衙门,他们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

“你不说我都忘了。”杨师爷摘下易.容面具之后笑了笑说道。

这次来救易文的另外两个人正是季凡和梁秋二人,他们两个实在不像是士卒,要是古安国的士卒都想他们两个人一样,那就算有十个御风国也别想攻下古安国。

易文到了一声谢之后问道:“杨师爷,现在你们劫了大牢,到时候上面追查下来怎么办?”之前杨师爷给易文的信中写到,让易文不要担心之后的事情,他们自由办法,但是现在出来之后这件事情已经摆在他们面前了,这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

“大理寺现在内部非常混乱,黎安和黎大人已经快要失去对大理寺的控制了,他已经正式向我的兄长求助了。这种两国交战的时候,大理寺内部的事情不能惊动陛下。但是如果内乱不平,外患就更难解决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把大理寺里制造内乱的人除掉,而且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杨师爷说这件事的时候表情十分轻松,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

易文看着杨师爷的表情又想起了那年刑部尚书杨建勇拷问人的样子,不愧是一家人遇见这种事情的时候真是够冷静的。

易文听了杨师爷的话之后点了点头,虽然这方面的事情他不太懂,但是内乱是一定要除掉的,否则带来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一个国家。这一次他有一种被杨师爷当枪使的感觉,不过既然是为了稳定国内的乱象他也就没有在意。

“杨师爷,齐心这个麻烦你们准备怎么处理?”易文想了想之后问道。

“齐心?呵,这个人还算不得麻烦。”

北临安的衙门这边,当齐心赶到这里的时候北临安守军的将军雷义正在衙门口和一个衙役说着些什么,雷义看到齐心来了之后抱拳笑道:“齐大人,这事情把您也惊动了?这种小事你还亲自跑一趟,找人过来看看就行了,最近闹事的人特别多,我们这是忙都忙不过来啊!”

“雷将军,我确实听说了有人在衙门闹事,本来这件事情不该归我管。但是闹事的人在造我的谣,这件事情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齐心根本没有将雷义放在眼里,在他眼里雷义不过是一个在山海郡作威作福的人而已,以后有机会肯定要把这个人搞垮。

“呵呵,我们都是为陛下效力,大理寺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刚才那件事我已经替齐大人摆平了。”雷义的性格在古安国的所有将军之中算是最为平和的一个,雷义给人的第一印象永远都是平易近人,齐心和他说话的态度并不算好,要是换成季凡或者梁秋,现在齐心的鼻子可能就废了。当然雷义的

好脾气仅限于没有战事的时候,如果战斗爆发雷义便像是一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

“哦?那就多谢雷将军了,没想到雷将军还在为下官着想,实在是令人感动啊!”齐心认为雷义和易文同属军队系统,这个雷义平时和自己没有什么往来,现在突然帮自己一个忙让齐心觉得这个雷义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

“大家在北临安共事多年,平时的交流还是太少了啊!这样,不如今天齐大人到我那里去,我们命人做几个小菜,咱们喝两杯增进一下感情?”雷义是诚意满满,而齐心似乎不太领情。

“雷大人,今天就算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改天我请您吃饭。”齐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既然齐大人公务繁忙那我也就不留齐大人了。那我们就说定了,改天一起吃饭。”雷千笑了笑,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齐心离开之后越想越觉得今天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怎么这个雷义突然对自己献殷勤了?难道自己亲信失踪和雷义有关?随后齐心便将这个想法否定了,如果自己的亲信是雷义扣押的那么自己在雷义身边的眼线一定会给自己通报,如果是想对易文下手那么自己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离开了?

“齐大人,您怎么回来了?”齐心刚走到家门口,门口站岗的守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守卫的这个眼神让齐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是有大事发生了一样。

“怎么回事?”齐心皱着眉头问道。

“您...您不是去咏安城了吗?”守卫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谁告诉...易文呢?!易文在哪!”突然,齐心像是开窍了一样,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现在已经能够想象到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简单的计谋自己竟然现在才发现。

“易文...刚...刚才不是被您给带走了吗?”那名守卫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战战兢兢地答道。

“去告诉雷将军,立刻封锁北临安就说是有重犯越狱了!快去!”

守卫走了之后齐心一个人在门口做了很久,易文在自己手中这件事情他早就给徐大人汇报过了,现在人不见了他不敢想象之后该怎么和他们交代。现在事情发生了齐心才觉得自己是在是太蠢了,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现在竟然搞得如此复杂。这个易文的身份不简单,牵扯到的人太多了,当时自己抓住他之后就应该把他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搞得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好在现在雷义倒是显得非常配合,守卫出去了一会之后大街上就开始有守城军忙碌起来,想象各个城门跑去。这雷义现在变得这么配合,到底有什么阴谋?齐心想了半天,自己和雷义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而且自己也没有什么东西是雷义想要的,最后还是没有想出雷义现在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配合。

过了一会,齐心决定去杨师爷那里看看,有人假扮自己劫走易文现在嫌疑最大的人就是杨师爷。齐心一边骑着马一边想,越想越觉得杨师爷嫌疑是最大的,最后他直接就认定了这件事情是杨师爷干的。

接下来让齐心更加摸不着

头脑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准备出城去找杨师爷的时候,竟然在半路上碰见了杨师爷。这杨师爷脸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看的齐心的浑身不自在。这杨师爷看到齐心之后立马把齐心拦了下来,看样子这杨师爷是冲自己来的。

随后杨师爷把齐心拉倒街边一个僻静的小茶摊说道:“齐大人,齐兄弟。以前是我看错了你啊,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深明大义!我杨某佩服!今天我杨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以往的不愉快就让它过去吧!要是杨某人有什么事情让齐兄弟不顺心了,齐兄弟找人打我一顿出出气,兄弟我绝无二话!”

杨师爷此话一出还真的端起了茶杯和齐心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这齐心一脸疑惑地看着杨师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这件事情不是杨师爷干的?如果真是杨师爷干的,现在杨师爷躲着自己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找上门来?这不是等着自己查他吗?

“齐兄啊!现在正值两国交战之际,易文又是我军的主力干将,你能把他从大牢里把他捞出了,就冲这一点我杨某人服气!以后要是有人找你齐大人的麻烦那就是和我杨某人过不去!呵呵...齐大人啊,杨某人来这次就是接易文回去了,不知齐大人能否...”杨师爷又给齐心倒了杯茶说道。

“杨建奇,你耍什么花招?!”齐心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自己这次找杨建奇就是为了找回被劫走的易文,现在这个杨建奇给自己来了一个反客为主,齐心现在恨不得朝着杨建奇的脸上狠狠地扇几巴掌。

“齐大人...这...你这从何说起啊?”杨师爷一脸不解的看着齐心说道。

“哼!你不说?好!我来告诉你,你先是找人在衙门口闹事吸引我过去,然后又假扮成我...”

“倒。”

“你说什么?”齐心正在说杨师爷的计划呢,在说话的时候杨师爷插了一句嘴让齐心有些莫名其妙。

“倒。”

齐心终于听清了杨师爷说的什么,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师爷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喝了两口的茶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杨建奇竟然敢给自己下药,而且还是在大庭广...齐心倒下去之前才发现周围的百姓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这周围竟然只有他们两个人坐在这里。

齐心倒下之后,周围的几个民房之中走出了几个身着布衣的人,这些人径直向杨师爷走来。

“带回去吧,别让人看见了。”杨师爷看着齐心冷笑了一声说道。

“大人,您刚才还说谁和他过不去就是和你过不去呢!”那士卒看了一眼杨师爷笑道。

“没大没小的,赶紧干活!”杨师爷笑骂了一声便向藏在旁边院子内的马车上走去。

齐心这个人是大理寺里徐友善的忠实拥护者,现在大理寺的内部比较混乱,但是徐友善从来没有想着帮助黎安和改变现状而是慢慢地从黎安和手中抢权夺位,这个齐心便是他的爪牙之一。想要绊倒徐友善,从齐心下手是再好不过了。杨师爷知道齐心虽然有点蠢,但是对徐友善最基本的忠心还是有的,要是不请他回去好好聊聊,这件事情还真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