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现代 > 柏先生的定制女友计划 > 第274章 老田头 上

第274章 老田头 上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从他胸腔里发出来的声音带着点恶劣的戏谑,却又缭绕在耳边性感得让人耳际酥麻。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温念白趴在床上,自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咬着唇角,眯了眼,忽然也低声道:“我也想你。”

她轻缓地低声道:“我想念你冰冷的眼睛,炽热的唇,我想念你的胸膛,还有你皮肤的温度……。”

柏苍听着她的话,笑声渐渐消,呼吸却变得有些焦热起来。

“……还有你的手指,它们穿过我的长发,然后一路向下。”

温念白没有继续说了,她只是轻轻地吸了口气。

电话那头,她听见男人随着自己的动作,彻底紊乱了呼吸,喘息着咬牙道:“温念白……你学坏了。”

她笑了,温柔又狡黠,声音依然温柔:“让我猜猜我们的小柏董在干嘛,你没拿电话的手放在哪里呢……是不是很难受啊,哈哈哈哈。”

敢撩她,不知道男生比女生更受不了撩拨么。

柏苍危险地眯了眼,停住了自己的动作,低声道:“死兔子,你最好祈祷我没那么快回去抓到你。”

说完,他干脆地挂了电话,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腿间,索性起身去洗澡间冲澡。

电话那头的温念白也不生气,嘚瑟地把手机一扔,径自也去沐浴了。

在这样干净而纯朴的地方,她很容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越发想念他的体温。

这么一瞎折腾,心底那些因为远离而产生的离愁与思念都淡化了许多。

……

第二天一早,温念白和其他同事一起继续跟着李副县长等陪同人员吃了早餐上车继续去其他留守儿童学校进行捐赠。

工作之余,她也顺便向李副县长打听了田禾先生夫人的事情。

李副县长想了想,告诉她:“对,是有这么一家外资企业在我们这里做了一个慈善基金,确切地说是企业老板的夫人建立的,她隔个一两年会回来一下,那位夫人是咱们融宁人,不过她早几年去世之后,那家企业就再没有派人来过,不过善款还是定时打过来。”

温念白闻言,点点头:“如果慈善基金会那边有接待企业方面的人,希望您能帮个忙通知一下我,我有比较要紧的事儿,行吗?”

李副县长猜测大约是商业合作方面的事儿,他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其实跟企业接触,招商引资这块本来就是我的工作范畴,我跟那个基金会熟悉得很,如果有人来,他们第一时间一定会通知我。”

温念白这就放心了,随后继续跟着大家一块分发文具去了。

一天跑了三所学校,他们最后在另外一个镇子附近又住了下来。

这里的宾馆条件还不如上一家,但却挺有特色的,是吊脚楼的小竹屋。

没空调,就风扇,可并不热,竹林里总有凉风习习,反而比上一家住的要舒服。

李副县长瞅着时间还早,出去打了一转,回来给大家伙又带了一箩筐砂糖橘。

众人都吃得挺开心的,这样新鲜甘甜的橘子味道很好,来这乡下一趟,还有很多接受过帮助与捐赠的人给他们送了当地的土特产。

温念白想起他昨晚说的事儿,擦了擦嘴,问:“李副县长,要不,咱们出去走走,到田间打一转?”

李副县长自然没有不肯的,笑呵呵地领着温念白和好奇的几个同事去田间打转了。

稻田里正值秋日,山野与田间都是一片金灿灿的黄色,农人们在田间忙碌着。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日头没那么大了,清风从附近的小河边吹来,温念白只觉得满眼都是乡野田园之美,整颗心都被洗涤了。

“这里的水田还能养禾花鱼,味道相当出不错,无公害,是本地特色,晚上带你们试试。”

说话间,李副县长又带着他们穿越田野上了一个小山坡:“瞧,这里就是我给你们吃的砂糖小橘子的种植园。”

温念白瞧着满山坡的砂糖橘树,绿色、黄色的小橘子点缀其间,仿佛一片美丽的油画。

她轻叹了一声:“真美啊。”

“美什么美,橘子价贱伤农的时候,也没瞧你们这些大城市来的人冲着这美景,帮个忙不让果子烂在地里,肥料钱都收不回。”一道有点苍老的声音忽然从橘子树下响起。

温念白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的一颗橘子树后面蹲着个老头儿不知道是在施肥还是在防护虫害。

“老田头,你怎么说话的呢,这是咱们来做慈善捐助的企业代表。”李副县长明显是认识对方的,蹙着眉对老头道。

老头儿提着农具站起来,拿着脖子上的汗巾蹭了蹭脸,瞥了眼温念白和她的同事,轻哼了一声:“慈善什么慈善啊,又不是没有人做过,也没瞧着能给咱们村镇有什么改变。”

说着,他背过身,又去打理其他果树去了。

李副县长被怼得僵了下,随后看着温念白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这当地老乡吧,年纪大了,说话可能偏激了点。”

说着,他瞧着普瑞其他人脸色不好,又赶紧补充一句:“老田头是咱们这里砂糖橘的种植大户,技术很好,带着大家种橘子,让产量和甜度都翻倍,他家橘子总是最甜的,为人也大方,总愿意给外来客人们品尝,咱们吃的果子就是他家果园的。”

李标颜嘀咕:“那不是外来客人,是外来收购水果的水果商吧,对咱们这种外来客人,他就不欢迎了。”

温念白倒是不介意,瞅着那倔老头儿看了一会,有些好笑地凑过去:“老人家,既然果贱伤农,你就没有想过种点别的吗?”

说着,她拿手抓了把土在手里捏了捏。

老田头瞧着她的动作,有点不屑:“种什么,你说种什么,城市里来的女仔就爱张口就来。”

温念白想了想:“咱们广西的经济作物,还有甘蔗、香蕉、芒果、火龙果之类的,都是很好的特产呀,昨天副县长说只种一种经济作物,出了天灾容易全亏本,那为啥不多种点其他的水果。”

老田头瞧了她一眼,满脸嘲弄地道:“那你要不要试试种香蕉和火龙果,还有芒果啊?有本事你来,你怕是连土地盐碱度,什么土,什么气候种什么都不知道!”

温念白又被他怼了,其他人都有点不爽,她也只是笑笑:“可能是我太幼稚,您不必生气。”

说着,她起身离开。

老头儿哼唧一声,继续干活。

李副县长尴尬地追上去:“温小姐,你别生气,老田头脾气怪,但他也是因为着急乡里的事儿,今年砂糖橘大丰收,但是来收果子的商人价格压得太低了,所以……。”

“我知道,我以前中学学过《多收了三五斗》这篇课文。”温念白点点头,淡淡地道。

大丰收不代表大赚,因为大丰收,商人不愁收果子,价格就会压得低。

如果果农什么低价都肯出果,那么价格会彻底崩盘,所以很多人的水果就宁愿烂在地里。

“要不,咱们换个地方逛逛吧。”李副县长道。

温念白点点头,笑得温和:“好的。”

几个人一路聊天一路到了隔壁果园,这家果园小了许多,是个姓王的老太太在照管园子。

王婆婆的孙女儿恰好在温念白他们捐助的那所学校读书,听到捐助代表在副县长的带领下来参观,顿时一口一个“恩人”,激动地把他们迎进来。

温念白一行人就跟着王婆婆在她院子里逛着。

王婆婆的热情让普瑞一行人因为在老田头那受气而难看的脸色都好了很多。

温念白蹲着跟她聊了许久,又抓了些土看看,顺便仔细地问了些问题。

眼见着日落西山,余晖给山峦都染上美丽的金黄,王婆婆坚持要请他们上家里坐坐。

王婆婆是临桂的人嫁了过来,所以还会打油茶,坚持要给“恩人们”上打油茶。

温念白知道这是广西特产之一,也没拦住,不一会,香喷喷的打油茶就上来了。

打油茶是瑶族、侗族传统待客食品,流行于湖南、贵州、广西等地。用油炸糯米花、炒花生或浸泡的黄豆、玉米、炒米和新茶配制成。

队伍里其他人不少都是北方人,没吃过,有些不是太习惯,温念白倒是挺习惯的。

她瞧着那个七岁的小姑娘用小手小心地给自己端上茶,笑得甜甜的样子,只觉得心都化了。

她忍不住开口问:“婆婆,你有没有想过在橘子园里种点火龙果?”

王婆婆一愣,笑呵呵:“我知道,以前隔壁村的有人承包了山种那东西,但是打理起来有点麻烦,而且我们广西临近越南,那边的火龙果很便宜,其实也卖不上价格,就不操那个心了。”

温念白眼里一亮:“隔壁村有人种过火龙果?那敢情好……。”

李副县长瞧着温念白不死心,也干脆地道:“东盟自贸区设立之后,咱们附近几个国家水果进口就互免了关税,所以越南火龙果便宜,而且不光越南,咱们广西这里也有不少火龙果种植基地,虽然价格比砂糖橘高,但产量比砂糖橘低,其实也不卖不上什么好价。”

温念白却笑着摇摇头:“不,我说的不是一般的火龙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