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古代 > 浴火重生:毒妃归来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留住

第三百七十六章 留住

娇娘听后凝神沉思片刻,淇奥君紧紧盯在娇娘的脸上,“娘娘,光防范是不行了,咱们应该早做安排。”

娇娘看着他道:“本宫何尝不知,只是如今的朝堂上一半的人是荣王的人,其余一半还有不知多少人是见风使舵,作壁上观的,能帮着我们的实在太少了。”

手指揉着额角,她低低叹气,“这几天我心里闷的难受,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皇上现在音信全无,我一个妇人,实在不知该如何。”

“皇后娘娘暂且安心,臣瞧着荣王也是想名正言顺,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怎样。”淇奥君只得安慰道:“娘娘现在还在小月中,要保重身子才行,索性咱们不还有荣王世子在手,而且御林军还在娘娘手里。”

娇娘心里却没数,嬴彻是在临走前将御林军的统领权给了大哥,但就算如此,又能阻挡什么。

而且,嬴彻是生是死现在还不知道。她当然相信他一定会平安回来,但万一有个意外,他回不来了,她又该如何做?

难道真的去和荣王抢皇位吗?她又有多大胜算哪?

娇娘无奈的发出轻轻的唏嘘声,挥手让淇澳君先退下,她再仔细想想。

越一日,一早,荣王妃就来求见,荣王世子才进宫七天,她就来了两回回。

一来就问世子吃饱饭了吗?晚上可有冻着?仿佛娇娘虐待他一般。

“王妃放心,我是怎么对待元哥儿团哥儿的,就是怎么对待聪儿的,绝不会委屈了他。你瞧他这病不都已经痊愈了嘛,而且这几日他还背会了两首诗。聪儿,给你母妃背一背听听。”娇娘笑着道。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聪儿应声缓缓吟来。

“母妃,还有一首,我背给你听,师傅说这首诗就是将母亲的舐犊之情。虽然我还没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我全篇都背下来了。”他像炫耀一般吟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

荣王妃思念儿子,而他又刚好背这首诗,每句话都像是扎在她心尖上一样,荣王妃擦着泪珠,“聪儿背的真好,聪儿好厉害,能背这么多诗了。”

荣王世子看着他母妃流泪奇怪,一面给她抹泪一面道:“母妃怎么哭了?聪儿这几天很乖的,不信你问皇婶婶。”

娇娘笑容柔和,“是啊,聪儿可乖了,你元哥儿团哥儿听话多了,还能帮婶婶照顾弟弟妹妹。”

荣王世子不禁仰起下巴,引以为傲。

娇娘摸一摸他的头,“乖,去和弟弟们玩去吧。”

聪哥儿兴高采烈跑走,荣王妃叫了几声也没叫回来,小孩子一玩就什么都不顾了。

娇娘不让他们走远,只能在院子里玩,虽然现在是暑夏,但因为娇娘在坐月子,窗户只开了一条缝,荣王妃伸着脖子往昂瞅,眼睛如贴在儿子身上一般。

娇娘睨着她,扬一扬手,“荣王妃喝茶。”

荣王妃对她虚虚一笑,端起茶敷衍的喝了一口,连茶水是什么滋味的都不知道。

娇娘笑一笑,道:“王妃不用担心,他们玩的好着哪。你尝尝我这新做的点心,渥丹做的,榴莲味道,又香又甜。”

荣王妃没什么胃口,但皇后相让,她也不好拒绝,拿起一块尝了尝,夸赞道:“早听说娘娘这的渥丹姑娘做的点心好,今儿尝了真是不错,娘娘身边的人个个都心灵手巧。”

渥丹微笑,屈一屈膝,“王妃夸奖。”

娇娘把茶杯放在一旁,沉默少许,见荣王妃神情慢慢放松下来,随口问道:“这段时间没见荣王进宫去看贵太妃,不知道是忙什么呢?”

娇娘问的随意,但荣王妃却很警惕,来之前荣王还嘱咐她在皇后面前要谨慎小心。

她小心道:“王爷都是忙着朝廷上的事,如今皇上不在,他这个兄弟当然要帮着皇上看着朝廷。”又试探道:“对了,皇后的堂兄病了一段日子了,有没有好啊?”

花君泽贸然离京,一定会引起荣王的怀疑,他是偷着跑出去的,以病推诿这段时间都没有上朝办公。

但这么长时间,显然已经被怀疑。娇娘猜想,这是荣王借荣王妃的口来试探。

娇娘笑容恬淡,柔柔的笑意如一缕轻岫出云,“王妃关心,堂哥他已经好多了,只是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过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上朝了。”

荣王妃自知问的突兀,于是道:“王爷平时总在家夸赞花尚书有才干,朝廷上没他不行。”

“王爷着实谬赞了,他哪有那么本事,要说能干谁能比得上王爷?连皇上都说荣王是国之栋梁,这朝堂上缺谁都缺不了荣王。”娇娘捧着往上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虚虚实实,彼此都是试探着,但都没有纰漏。

不得不说,荣王妃真是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娇娘几次想套她的话,都被她不露痕迹的遮掩过去。

荣王妃待了很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走之前还想把聪儿带走,“聪儿有劳皇后娘娘照顾几天。我看他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我看我还是带他回去,省的在这里叨扰了娘娘。”

元哥儿在一旁听她说话,跟着眼珠子转一转,看了看他母后,想起母后之前教导他的话。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聪哥哥你别跟你母妃回去了,留下来咱们一块玩多好,你要是不回去,我明天叫无忌叔叔进宫教咱们学剑。”

小男孩从小就有仗剑舞刀的心,一听元哥儿这么说,两只眼睛立马亮起来,像两盏灯火簇簇,“真的?”

“本皇子还能骗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元哥儿拍着胸脯。

“好。”聪儿眉一飞,跑到荣王妃身边,拉着她的手央求道:“母妃,你就让我在宫里住吧,皇婶婶待我极好,我想在这里住,我要在这和元哥儿玩。”

荣王妃气的抬手要打他,“你这孩子,就知道玩。”

娇娘急忙拦下,笑道:“你瞧,他还没呆够哪,就让他在这住吧,什么时候他吵着要回去,我派人送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