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诸天地球大融合 > 第一六八章 活捉柴进,确定时间

第一六八章 活捉柴进,确定时间

冯春国在另一边叹了口气,“卓总我心里想的可不是什么法术而是那个世界可能是有九天玄女的,要知道宋江可是好几次都遇到了九天玄女的,这一位可是不得不防的。”

冯春国的话传到了卓群的耳朵里,也是让卓群的心中一紧,这事他还真是有些忘了。

“孤证不立,九天玄女的事只有宋江一人之大,即便是三卷天书也只有几个人看过,这一点和陈胜吴广的狐鸣鱼书没有什么不同,都做不得真的,宋江估计是假借九天玄女之名给他增加威望的,要知道在宋朝,崇尚道教,更是奉九天玄女为无所不能的女仙,居九重天上九天琼台,睡的床是九龙床。是神话传说中开天辟地就有的女神,俗称九天玄女娘娘,这“娘娘”两字,就说明了她位置之高了。”

卓群嗤笑了一声,“再者说宋江要不是能通神见过了九天玄女娘娘,这么一个文不成武不就,一心只想当官的玩意,怎么可能成为梁山之主呢?”

“还有呢,那首耗国因家木,刀兵点水工。纵横三十六,播乱在山东的童谣,都是有意为之,都是宋江玩弄所谓天命的鬼把戏,这一位可是很精于此道的。”

卓群坐在御座上和冯春国说了起来,听到卓群这么说的冯春国摇了摇头,“卓总这些事在没有证实之前还是小心为妙,万一真出来一个九天玄女那乐子可就大了。”

卓群想了想这话也对,在没有证实之前还是不要太浪了,“冯老,你去把历代的天师都找过来吧,告诉他们我这边发现了水浒传的世界,可能是有法术的,让他们把自家的阳平治都功印和那口宝剑都带上,三山符箓的其他人也都叫来,告诉他们学法术的时间到了。”

听到卓群的话冯春国也笑了一下,就叫人去把各个世界三山符箓的人都找了过来,而且让这些人带上了各自的传家宝。

而那些人也都是配合得紧,一听水浒传世界出现了,所有人就都兴奋起来了,一个个高喊着,吾道成矣,就拿着看家宝一个个刚到了时空广场,一时间各派的道士是全都赶过来了,大家都以龙虎山为主,看着张正随,谁让现在这位辈分最高呢,而且他身后的那些人最能打呀,就凭这一点人家也要是老大的,要不然万一被人堵了门,那以后还怎么见人呢。

所以大家都畏他几分。

张正随看着所有人一眼,看到所有人都给他让出了道,就施施然的做了过去,他才不会去管那些人的想法呢,现在先去露脸,就先拿一些好处。

到了时空议会张正随就对着冯春国拱了拱手,算是见了礼了,随后就看向了大屏幕。

其他的道士都在外面的等着他们只是被叫了过来,进去还是不太敢的。

就在卓群准备问一下啊张正随怎么看水浒传里面的法术的时候,雷克明留在门口的人传来了消息,有人过来了。

卓群来到门缝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身穿官袄,头插翠叶金花,生得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须,年纪约莫三十七八岁,正在一扇门一扇门的试着,只是那些殿门都有金锁锁住,这人也进不去。

卓群看了那人一眼就发现自己所在的睿思殿侧首开著一扇朱红门,这人倒是可以进来。

卓群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赵恒说道:“你家的仇人来了。”

说完话就开启了异空间将这里所有人都关了进去,自己也进去了。

“仇人,你说谁呀?”赵恒看着卓群问道,说话的时候他还有些晕晕乎乎,猛地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他的小脑一时间有些受不了,这就是时空穿越太少了,不太适应的缘故,他还算好的,雷克明手下的那些人,都有些站不住脚了。

看到这一幕卓群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那人也从朱红门那里闪身进来了,进来之后这位就开始四处看着最后一路来到了屏风的后面,看着四大寇的名字,这人小声的说道:“国家被我们扰害,因此时常记心,写在这里。”

然后嘿了一声,就拿出随身的匕首,对着山东宋江的名字,就要下刀刮掉。

“嘿,朋友这到人家里随意毁坏人家都东西可不像话。”

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那人拿刀的手小声的说道。

这一下把那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激灵手上的刀直接的掉在的地上。

当啷啷一声响传出了老远,立马就是大批的脚步声响起,虽随后有人说道:“响动是从睿思殿内想起的,睿思殿内有人,好生搜查。”

殿门被人吱的一声推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随后就是铠甲摩擦的声音。

“四处搜查,不得遗漏一处。”

一个男声响起立马有众人应是,开始了搜查。

听到这些声音的卓群是一点都不在意,而被他握住了手的人,则是一脸的苍白头上的汗就直接的流了下来,他在心中对这个不知名的人已经开始了咒骂,他也使劲的板着卓群的手,但是一点都扳不开,卓群的手就像是铜浇铁铸一般牢牢的捏着他的手。

“这人好大的气力,不知道和鲁大师比起来,谁人的气力更大。”

扳不开卓群的手他就小声的说道:“想不到我柴进今日就要死于此处了,真是苍天不公!”随后柴进就闭目等死了。

这时只听的前面有人吟诗:“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有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吟的还是宋真宗赵恒的励学篇。

这让柴进很是诧异怎么会有人在这里读诗呢,还是章圣皇帝皇帝的诗句,也真是奇了,明明自己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都没有的。

随后只听得一阵摒弃落地的声响,然后就是哗啦啦的一阵铠甲响动。

柴进听的分明那是众人跪地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他的心里就更加的不解了,怎么外面的人都跪下了呢?